ceer
ceer

公投就是扶乩?

这算是我顺便表达一下个人对“公投”这个议题的看法的一组故事。
  扶鸾请仙以问吉凶祸福,是藉由仙妖鬼神之沙盘留言,以决某事前途。其一般作为,必须有三个人。一个是主持请驾、迎迓、问讯乃至文字说解工作的道师,另两个就是双手扶着十字木架的道童。这两道童得同时感应手里水平放置的木架的抖动,顺势推移,木架下方延伸出来的一根垂直方向的尖头木棍也就跟着游走,棍尖着沙,移动时留下痕迹,道师则站在一旁读出旁人看不懂的内容,以为求问者解惑焉。又名“扶乩”或“扶箕”。

台湾前些年不时叫喊着的公投就是上千万个公民一起扶鸾,一阵推推挤挤,既不知谁推的方向对、复不知谁推的方向错;也不知谁用的气力多、更不知谁用的气力少;总之推到了点上,自有看符念咒的给个说法。不过,真正的扶鸾是由仙家显示其预警,由现实的发展来验证仙家所预言的福祸。台湾一向搞的公投则是由“总统”或“执政”团队先决定了某一个在法治上说不过去的政策方向之后,耍耍数人头的老把戏,交由全民一起扶乩出字,顺旨成功罢了
……

这种非专业人士扶鸾,跟我们一般所熟知的“请碟仙”差不多,其妙处在于大家都是外行,可每人一伸手,手手等价等值,轩轾无分,最后出了个甚么字、得了个甚么解,也就人人都得负一小部分责任。据说现在时代进步了,很多公共事务都可以投票决定,人人参加,票票有效,集思广益,共襄盛举。是这样的么?你说每个人都有机会表达意见就是民主的可贵,我说这可贵处也含藏着可恶的危险,因为半吊子民主唯有“以多数决取胜”的认识,而没有“发现谁在暗中用了甚么力气”的智能,推推挤挤之下,喝几口松烟墨汁事小,把一个国家玩儿完倒是桩大事。
-----------------------------------张大春 扶乩
很有趣的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