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uoluo
chiluoluo

巧用冷淡漠然疗法对付娇气小孩

同同还小,我不晓得她以后会不会是一个胆怯的小孩。可是我与丈夫在平日里的教育里,较重视培育小孩的坚强与大胆。
有一回,同同在祖父家玩。Sofa与茶几间的距离自身就非常窄,还坐着2个爸爸妈妈。同同一不留神跌倒啦,头磕在了Sofa的木质扶手上,并非非常重,只是磕了一下,没受伤。同同祖父十分夸张地站了起来,高呼了一声“哎哟”,原来没哭鼻子的同同看见祖父的“关爱”一瞬间就委屈地哭鼻子了出来,只哭鼻子了一分钟就暂停,接着该干吗就做吗去啦,徒留满脸无奈的祖父为难地站在那里。
祖父的关爱我们理解,可是祖父的表现我们十分不赞成。
同同每一次摔跤啦,磕到头啦,我们均不会特殊的关切,通常即是讲1句:大胆点儿,自个儿起来,无事儿,同同最坚强啦。同同非常快便会无事儿,有些时候乃至连泪水均不流,接着她自个儿的游戏。
同同学走路时,有一回没站稳,脸磕在了茶几上,瞒重的,好在茶几上贴着防撞条,要不见得会磕破流血的。那次,同同实在是磕疼啦,哭鼻子得梨花带雨的。就算这样,我与丈夫也只是抱起了她,在确认没磕破出血以后,讲了句:同同大胆,不哭鼻子。接着便拿玩具来分散她的关注力,没过一小会儿,同同就雨过天晴啦。
有些小孩磕碰啦,爸爸妈妈表现得特别夸张,很远就冲过去,大声疾呼,乃至没等小孩哭鼻子,爸爸妈妈先心疼地哭鼻子啦。這樣做结果肯定是小孩哭鼻子爸爸妈妈叫,搞得鸡犬不宁的,有何用哩?小孩便会认为,磕碰是件特大特严重的事情,是件特值得向爸爸妈妈们发嗲的事情。
我们带着同同去奥林匹克公园的冰雪嘉年华,同同在雪地面上走路,穿戴靴子,靴筒过于高,总摔跤。我与丈夫也不去扶她,叫她自个儿起来接着走。各异会儿同同跌倒了就哭鼻子了起来,我们跑过去一见,是牙把嘴唇磕破啦,流血啦。这就是同同首次发生流血事件,说真的我内心挺慌的。
我与丈夫都没大声疾呼接着恐吓小孩,丈夫抱起同同,我取出了张纸巾帮同同擦去血迹,我们一边处理一边用语言来安抚宽慰同同,轻声低语。非常快,同同就暂停了哭鼻子。同同不哭鼻子了之后,血还在流,我就静静给她擦去血,并没显现出尤其严重、特别焦急、特别心疼的模样,尽管我内心认为挺严重、挺焦急、挺心疼的。
或许有人会讲我们这对爸爸妈妈过于冷漠。可是我认为,言辞与动作显现出来的特别关爱从一定程度上只会让小孩更害怕,小孩会想:天啊,我妈妈妈怎样如此伤心啊,我一定伤得非常重……接着便会越推敲越委屈,愈想愈难过,愈想愈认为自个儿好疼好疼啊,接着放声痛哭,无事也变有事啦。事实上真正意义上的关爱不仅仅是在语言与行动上,是在内心。
小孩磕碰后,爸爸妈妈言辞的勉励与轻描淡写的态度,一则会让小孩有胆量有力量去面对不适,一则亦会让他认为这一点小伤不算啥。1句“嗯,你是最坚强的孩子”此外还会给小孩无穷的知足感与自信,一举两得,何乐不为哩。
人的一生会遇见多少挫折,这一个世上没一帆风顺的人。小孩自幼便明白碰到麻烦要大胆,受了伤要坚强,我想,会叫他一生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