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shuting
chishuting

放下执念是一场漫长的斗争。我突然又想起郑秀文的话,她说那个开心的定义,以及对自我审美的追求,还有她说的,不要说这是爱,我控制不了,这是自欺欺人,控制不了的只是贪念。—有的时候,回过头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