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shuting
chishuting

逛了蓬皮杜,其实一直在走神,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走哪儿去了。每次外出,我都觉得彻底想明白了,必须断舍离,然而总是很快就尝到了立flag的代价。道理清晰明了,做起来却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