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le
circle

现在的人呐

看着以前的同学,再看看现在的同学,我真觉得自己像是布偶机里的布偶,被夹到了一旮旯里。以前吧,同学里有学习的也有不学习的,但至少不学习还能会点什么呢,不管是篮球街舞吉他画画,总之没有太多身无长项的。那时候,我不自卑,也没什么可骄傲的,现在,唉,除了学习好的牛人,就再也牛不起来了,怎么?牛逼一点的来我们学校会死啊!郁闷呐!


当然了这根学校脱不了干系,学校管理的太封闭了,除了考研率、四级率、就业率、过考率、寝室卫生就没有点有活力的,没搞头,看着同学在他们学校的乐队演出,再想想我们学校的大艺团,真他X想吐,在学校里,无论搞什么都是在搞“人际关系”,无聊得很了。


环境太无趣了,搞得我也就无趣,整天想着什么挂科了怎么办?跟谁谁谁的关系没打好怎么办?班里钱发少了怎么办?奖学金怎么办?入党怎么办?人得眼界不是变小了,而是被蒙蔽了,不管原来想的多伟大、多丰富的计划,在这么多的‘诱惑’下难免不去‘争利’,争得大家伙都忘了,自己最值得的,最骄傲的,最盼望的结局在哪,只看到了眼前的所谓‘辉煌’,亲手将自己以前织的网毁了,还不知遗憾,因为压根就忘了哪里还有一个棋局还未,还有个愿望未还。


所以啊,现在的人呐,能有什么差别?大家在大学了“努力”了四年,得到的结果不过是学校支持的,政府鼓励的,原本的别人想要的结局。不是你变挫了,是环境将大家模式化了,你原本的文艺呢?才气呢?都被环境标为没追求价值的了,你原本看不上的?或是没想过去争取的呢?都被环境捧上神坛了。


谁不是好胜的?但也就是在这种原始化、野蛮化、盲目化中的好胜中,大家都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