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or158
creator158

回味的味道也走了很久

这个清晨,林晓芙起得很早,她身体有些慵懒,就着和煦的阳光,她的思想便驰骋到万里之外。面前的牛奶早已冷却,回味的味道也走了很久。林晓芙是个淫荡的女人,这是所有人对她的评价。不,至少邓天平说她是纯洁的。这个男人的话让林晓芙有了些许的安慰,也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善意的,但至少,他表现了一种呈现爱的姿态。林晓芙性感的嘴唇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她的高耸的有些微微颤动的乳房十分活跃,透过阳光,我们看到林晓芙睡裙里面的灵魂。这具魔鬼般的躯壳,不知道跟多少个男人销魂过,曾经,这具躯壳,换来了无数的呻吟和赞许。那些男人虚情假意的词汇,或许并没有让林晓芙有多么动容,但至少,那些快乐的高潮,让林晓芙觉得自己是鲜活而又魅力的。这个清晨,空气中凝重的土香气,让一切变得慵懒。我们看不清诡丝,看不清欲望。

林晓芙的思绪还没有收回。她觉得邓天平是个很有意思的男人。每次做爱,邓天平都会像婴儿一样很认真地吸吮林晓芙的乳头,那感觉痒痒的,麻麻的,林晓芙看着这个可爱的男人,下体情不自禁地扭动,邓天平很会意地配合着,他的胳膊仿佛用尽了十分的力气,紧紧地抱着林晓芙,这种举动让林晓芙大声的呻吟,并一次次呼唤着,宝贝,来吧,宝贝,来吧,那种声音像是梦呓,含糊而又不可抗拒,邓天平是个聪明的男人,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他下身用力地做着各种动作,力道恰当,让林晓芙驰骋在梦幻里,这时,林晓芙的声音变得怪异,像婴儿的啼哭,她仿佛缺乏安全,双腿紧紧缠绕着邓天平。当林晓芙的身体突然瘫痪下来,邓天平就会开心地看着她,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怜悯。林晓芙通常觉得,这个时候,她们在一起才是最真切的。

林晓芙想到这些开心地笑着,她拿起电话想拨给邓天平。可是,今天才周五,按规定,周五是不能联系的,邓天平要在家陪老婆。林晓芙犹豫了下,突然把电话气氛地甩在一旁。这个时候,电话突然想了,是邓天平的电话。林晓芙急切地拿起来接听,“喂,宝贝,有时间吗?我好想你。”邓天平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让林晓芙的下体变得异常的湿热。

其实林晓芙看上去不算妖艳的女人,远远看去,更有几分清纯和高贵。可是,女人都善于伪装自己。林晓芙很认真地打扮着自己,对于女人,一生最伟大的艺术品就是自己。邓天平的车早已在楼下候着,很有规律地鸣笛着。这个时刻,男人对女人是最有耐心的。

邓天平在郊区还有一套房子,那里安静,没有熟人,是个造爱的好地方。在那里,林晓芙可以尽情地呻吟,绝对不会扰民。

车奔驰在路上,很快,仿佛做爱的是车不是人。邓天平的手紧紧地按在林晓芙的阴部。林晓芙浑身麻麻的,下体仿佛已经泛滥成灾,她感觉自己漂流在大海里,有无数的暖流冲撞自己的身体。那些童年的记忆,还有人生最美好时刻的爱情,都不及这一刻。是的,人的本能的欲望,最真切,最优雅。邓天平的下体已经高高翘起,仿佛要挣脱裤子的束缚。而这些场景,都微不足道,这只是一个音符,一场交响乐的一个前奏,伟大的乐章永远在后面,那里有澎湃的高潮,有穿透心灵的兴奋,甚至有些颤抖的悲愤。

当房子的大门打开后,马上干脆的关上了。此刻,邓天平最有力量,他把林晓芙轻松地举起,然后扔到床上,林晓芙说,宝贝,我们换个地方可以吗?这让邓天平很兴奋,他们认识以来,都很保守地重复性爱。邓天平以为林晓芙也不会喜欢新鲜的事物,邓天平是个聪明的男人,他知道女人敏感而又保守,一旦让她们反感,你就永远没有了机会。但是,这次是林晓芙主动要求的。这让邓天平异常激动。邓天平抱起林晓芙走到洗手间,那里同样摆着一张大床,而且前面有面很大的镜子,邓天平让林晓芙翘起屁股,面对着镜子,而邓天平从后面轻轻地进入了。两个人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的表演,这让他们异常兴奋,林晓芙地呻吟声是如此撕心裂肺,她甚至开始说脏话,干我!这虽然让邓天平有些诧异,但同时也刺激着邓天平,邓天平一次又一次地进攻,节奏越来越快。林晓芙回头对邓天平说,别让高潮来得这么快好吗?

邓天平停了下来。他们想把快乐永远握在手里,让这种感觉变成永恒。他们知道,一旦达到巅峰,就只剩下落寞了。那种感觉,像黑夜来临前的一种信号,邓天平把林晓芙轻轻地揽在怀里,很轻声地问,舒服吗?林晓芙满脸汗珠,她很美满地点了点头,然后说,告诉我,你爱我。邓天平有些不知所措,这种敏感的问题,聪明的女人不会问,聪明的男人不会回答。不过,林晓芙这么聪明的女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邓天平真的有些不知所措。林晓芙突然笑了笑,说算了,你不说我也明白。我们赶快做完吧。其实,有种不快渐渐弥漫了整个房子。接下来的一切验证了这些。邓天平很机械地进进出出,林晓芙再也没有呻吟,下体渐渐地干涸。

等邓天平瘫软地躺在床上的时候,看着天花板,一阵从未有过的失落感袭来,像冬夜的冷风,让邓天平情不自禁的寒碜了一下。林晓芙在冲澡,穿衣,化妆,她要回到那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小窝,她开始怀念早晨起来的那种慵懒,那和煦的阳光,那杯冷却的牛奶。林晓芙笑了笑,谁能看清她心里想什么呢?也许,是为了上午那些愚蠢的想法,也许,是为了面前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可是,谁能看清她心里到底想什么呢?其实,林晓芙也未必知道。当欲望来临的时候,她往往被欲望左右着,可当这一切过去,她想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可是,这个时候她忽然明白,有些东西其实更难得到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