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stalcat
crystalcat

我问,前世,你是谁?我是谁? 你若是晚课之后整理佛堂的小沙弥,我便是你遗落在蒲团下的经卷。你哪知?我藏身蒲团,只为你离去之后的回眸。 你若是江南采莲的姑娘,我定是你皓腕下漏过的莲蓬。你哪知?我为等你,早早不等夏末,便褪尽繁华。 你是从千里之外匆匆赶来只为葬我的书生,我却是被荆棘掩藏的白骨。 我在晨曦中起身披一身薄霜赶到渡口,只看到你刚刚撑篙离开岸边。你听不到我的叹息,我未曾见过你离岸时的不舍。 我穿上青衫惴惴不安的去你家院落,在墙外听到你的娇笑,却只看到你转身离去的衣角。 我对镜为你雕琢容颜,陪你听歌女唱罢了宋词演尽了元曲。你教我簪花小楷,教我容颜永驻,教我看尽悲欢心如止水。你赋予我在时空缝隙中游走的法力,是否早已预见故事的脉络?我把所有的如果都当做预言,静观预言都一一实现。只为时光正好,午后暖阳,青石长阶上遇见你,挑唇微笑。 你问,来世,我是谁?你是谁? 我是孤灯夜读的书生,你便是踏着夜色而来的魑魅,轻叩窗扉。你哪知?我三更未眠,是等你而来。 我是古寺修法的隐士,你定是专程前来虔诚问卜的女子,拈香叩首。你哪知?我皓首穷经,只想为你解签。 我是早春等不及暖风就盛开的桃花,你正好路过桃林。 你趁着月色闲敲棋子品茶读书,我轻晃枝蔓落花棋盘,看你将花瓣夹在书间。我静默不能言语的深意,都枯萎在你指尖。 你独自夜行错看了方向,跌跌撞撞走进路边的荒庙,却看到我一样迷路正在庙中生火取暖,挥手问好。 你的永生是我的折磨,让我总是急急忙忙的赶着轮回。我在回忆中看清你的容颜,在路边等你经过,在来来回回的时光里都刻上了记号。我拥有每一世有关你的回忆,就是为了在来世的途中找到你。你说过的言语都被刻在我的肋骨上,如同戒律我都一一遵守。只为时光正好,午后暖阳,青石长阶上遇见你,看你挑唇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