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bed
cubed

今晚和社团的老队友们聚最后一次了,下一次见到估计是婚礼上了。之前也没什么感觉,但是一回来就觉得喉咙难受,堵的慌,如翔在喉就是这个意思吗,突然想起毕业典礼放的张震岳的再见,于是寝室里自己一个人就唱起来了,越唱越难受。对于一个慢热的人来说,这种别离 不是个滋味。没有留下任何,也没有带走任何。更没有成为四年前那个期待的我。走一遭。

yqjun
Y君Cube麻木就好…2016-06-23 17:50:55
zhenshu2779
球球Cube摸摸头,这种事情避免不了,有值得记住的东西就好了2016-06-23 23:5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