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ot password?
deBroglie
deBroglie

目前,暂时,再也无法哭泣,对自己的种种令自己失望的行为也已冷漠不能,似沉寂似死水似腐烂的淤泥,那痛恨的心情也勾不起悔恨眼泪。除非委屈,不被认可,需要通过别人认可来存在的我,似乎爬不出这深渊了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