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xincha
dianxincha

恶搞下吧=。=

小穿怡情,大穿伤身。

1“雪芹先生!终于见到你了!”

“姑娘有何事?”一黑脸大汉诧异道。

“我愿从今日起为你打工!不,是为奴为婢助你写书!”

“姑娘抬爱,小生穷困潦倒不敢委屈姑娘。”

“我死活都跟着你!”

“姑娘情真意切小生颇为感动,敢问姑娘闺名?”

“呃...翠花!”

“花气袭人,便叫你袭人罢。”

“What!?”

2“小妹!你可醒了!”一碧眼青年焦急道。

我抚额:“这是哪里?”

旁边一花白老太拄仗抹泪叹道:“如此糊涂!误我女儿一世!”

“与刘玄德联姻本是委屈小妹,是哥哥无能,护不住你。”青年发愁。

“明日刘皇叔要见,主公可有对策?”身后长须谋士躬身问。

我憋足一口气,仰天吼:“我不嫁大耳儿!”

3“哥哥,这是今日讨来的馒头。”一黑肥乞丐蹲坐在地铁入口楼梯边,将半硬的馒头塞到一黑矮乞丐手中。

“兄弟辛苦...唉!”黑矮乞丐大叹一声,啃起了馒头。

“哥哥,我们来这怪诞之地多时,身上银钱用尽,这可咋办?”

“我听这来往行者口中说cosplay,你我兄弟二人试一试宋江李逵装扮如何?”

4一阵风驰电掣我掉到一片青草地上,揉揉摔疼的屁股,正没好气,抬头却见一满身黄毛的人背对着我,举了根棍棒围着一只小白兔发狠乱打,可怜的小白兔东躲西藏行动狼狈不堪,

“喂喂!”我大喊:“不准虐待小动物,兔纸招你惹你了?”

那黄毛回头怒道:“哪来的妖怪?”

“哇!猴子妖怪啊!”

我逃跑了

以上4个是凑了微小说穿越的热闹,小穿,怡怡情。

发现偶尔写点这个,很有趣( ╯▽╰)自娱自乐我这是在干嘛。。恶搞下吧=。=恩,下面来伤身一下吧。嘿嘿(#°Д°)
一、红楼一梦
我既然成了袭人,就定不会再如书中那位封建奴仆观念深重的傻袭人一般,去阻止宝玉与林妹妹的自由恋爱。
想通这些我乐颠颠的走在大观园里,正值春末,已有不少落花掩地,翠柳绿松间形成一缕缕嫣红。平日里读书觉得大观园极大,但事实上几位姑娘的房屋离的不远,只不过有小桥溪水所挡假山绿树所隔,加上相通的小路蜿蜒,一路走来也费了不少时间,但胜在景色怡人不是?我随手摘了朵不知名的花在手中把玩,往前走就是凹晶馆,平日无人住,只有几个丫鬟婆子照料着,反正袭人身份特殊,进去参观参观想必没人阻止吧?我嘿嘿一笑,直奔凹晶馆去,却看见一容貌姣好的少年兜着衣襟,急急忙忙往后面山坡去了,我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宝玉!!这家伙不好好待在怡红院,跑这么偏的地方干什么?”我忙轻手轻脚的跟过去,没走几步,就看见宝玉站在山坡背面,凝神侧耳听着什么,我心下了然,红楼梦里黛玉最美最惹人怜的一幕就要发生了...果然半响一阵呜呜咽咽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传过来:“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那宝玉侧对着我,看不清神情,只见他兜衣襟的手颤了颤,兜着的花瓣落了一地,眼角有些光亮,难道是也哭了?我屏住呼吸,生怕惊扰了两人。少顷黛玉发现身后有人叹息,见是宝玉,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这个狠心....”话未说完,便扭身走了。宝玉犹自站在那里伤感。我气急败坏的想:“真是个笨蛋!妹妹伤心了不赶快去劝劝!傻乎乎站在这里做什么?”我急乎乎的走过去,故意加重了脚步声,宝玉忙背对着我擦了擦眼泪,回身一看是我,奇道:“你怎么在这里?”我笑道:“夫人打发我叫你和林姑娘去吃饭。”宝玉点点头,仍旧是愣愣的,我继续说:“正巧林姑娘往那处去了,你不跟着一起去?我见她正难过,去劝劝吧。”宝玉忙道:“正是这道理。”说毕拔腿就走,忽又想起什么,眼中闪过疑惑,看了我一眼:“你.....” 我笑道:“宝姑娘她们早过去了,你还不快去!”宝玉见说,只得走了。
我长叹一声,这宝玉说笨吧,今日见我不同往常,倒是立刻就警觉发现了,说聪明乖觉吧,林妹妹伤心那会怎不知道劝劝,非得过了时候想起来追过去。果然爱情中的人智商都是低的,我暗自好笑,继续逛大观园,好不容易穿越一次,怎么着也要赚个旅游费用什么的,可惜相机没有跟着穿过来。我又逛了些许时日,自觉脚丫子微微发疼,忙往怡红院赶,正巧前头走来一个丫头,看到我便站住,笑盈盈的说:“袭人姐姐原在这里,晴雯姐姐都急坏了,说宝二爷自午饭就没回来,只听人说带着茗烟不知去了哪家公子府上。”我想了想,笑道:“这好办,你让小红去趟外书房,问问他哥哥就是了。”那丫头笑道:“还是姐姐有法子,我这就去找小红。”我点点头,径直走回了怡红院,一进院门就听见晴雯骂声:“糊涂东西,这茶也是乱喝的。”拿眼一扫,正见晴雯坐在院子石凳上,地下跪着个不大的丫头,不由皱起眉头,看书时还是很欣赏晴雯的,她虽为奴婢却不卑不亢,表现出真性情,也敢于怒视权贵,宝玉就是珍爱她这点,对她宠爱有加,只可惜红颜薄命。可是如今见她颐指气使的骂个丫头,我这才顿悟,所谓的不卑不亢没有阶级观念,也是有双向的,她自己对待下人,何曾平等过。
晴雯见我来了,忙站起来笑道:“姐姐可是来了,打发人找姐姐呢。”我笑了笑:“妹妹有何事?”
晴雯道:“宝玉过午了还没回来,着丫头打听只说带着茗烟几个出去了,这不怕他没打招呼,万一夫人问起来就不好了。”晴雯装作没有看到地上还跪着个丫头,只让我坐了石凳,自己也坐了。
“恩,这事我听说了,已叫人去打听。你先去叫人备茶,免得他回来嚷渴。”
“哼,”晴雯冷笑一声:”莫要提茶,姐姐你看坠儿这丫头,平日就好吃懒做,今儿我嘱咐她去浇花,她就推三阻四的,我瞅着她鬼鬼祟祟的躲进后屋,进去一看 ,她手里拿着个布包,装了整一袋子好茶,这还是老爷赏给宝玉的呢。若我说,这样的丫头,早晚得撵出去。”
“我..我哪敢做这事,这茶原本是宝二爷说不爱喝,给我了。”坠儿叩头。
“既然是他给你的,你干嘛藏着躲着的?”晴雯指着问道。
“这茶珍贵,原想着包上一包,得空给外头的哥哥嫂子尝尝鲜,并不想躲着。”坠儿忙解释。
“这你还有理了,叫你浇花你不去,躲进屋子拿什么茶!如今屋里的东西你都包去送你哥哥嫂子吧,花也不浇了,水也不烧了,成什么样子!”晴雯怒道,作势要打坠儿,我忙拉住,心想,若是其他丫头就算了,但是坠儿后来确实有偷窃行为,留着她早晚生是非,不如真就撵了吧。“妹妹别气,既如此,先撵了出去,等宝玉回了我与他说。”话语刚落周围看热闹的丫头都静了下来,就连晴雯也愣住,想来袭人平日宽厚待人,没想到真会答应撵走下人。那坠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袭人姐姐我求求你,千不好万不好,看着我跟了姐姐这么多年的份上,求姐姐不要撵我走!!”那晴雯也觉事情闹大不好,小声道:“罢了罢了,我只是骂上几句,她若从此听话,姐姐就放过她一次。”我看着晴雯,说撵人是她,骂人的是她,最后人情反倒她领了,正要开口,就听院外走来一人,见院子里这番热闹,顿了顿,道:“袭人姐姐,晴雯姐姐。”
我点点头,猜测她的身份:“有何事?”
那人说:“才刚去问了,宝二爷往冯大爷家去了,薛爷也在。”
原来这人是小红!我仔细打量了一番,容貌并不十分出众,眉眼倒是很机灵。
“知道了。”我道,看了眼地上的坠儿说:“你带坠儿去后屋歇息吧。”
“多谢姐姐!!”
折腾了半晌,我终于可以伸伸懒腰躺在床榻上休息,可是床好硬!!一点也不舒服= =!想念席梦思啊!按理小穿怡情,大穿伤身,今天过后我就回去吧,只一天时间我就累的半死,不提走了好长的路,就是与晴雯他们勾心斗角就伤神呢!正想着,就听耳边“叮”的一声,有个空灵的声音传来:“申请已收到,今日一过你便可以回去了。”不是吧!我从床上跳起来,真要走啊!!我还没见凤姐呢还没见探春呢湘云我还没见呢555早知道白天经过拢翠庵还怕打扰妙玉清净不如直接闯进去看看了!而且宝玉作为主人公我还没好好与他聊聊呢!正乱想着,院外闹哄哄的,有人说:“宝二爷 回来了。”
我忙起身,迎了出去,果见宝玉带着点酒后的醉意走进来,见身上、扇子上的配饰都没了,我好笑道:“这是往哪去了?”宝玉知道我嘲笑什么,也笑:“骑马丢了。”我刚要接口继续笑话他,却见他对我使了眼色,我掩口不提,打发跟着的人散了,自己为宝玉换了家常衣服,只听宝玉道:“你到底是谁?”我手一顿,继续为他扣好衣服,笑道:“我是袭人啊。”
“你不是袭人。”宝玉有些微熏醉意,迷迷瞪瞪看着我:“袭人不会到凹晶馆专门去提醒我找林妹妹,袭人更不会...”说着他做了个古怪的表情:“袭人更不会把衣服给我穿反....”
“啊?!”我一愣,来回打量了一遍宝玉,忍不住扑哧笑出来:“原来衣服是这么穿的,我说这根绳子这么别扭,原来是腰带,哈哈哈...”
宝玉也好笑的看着我:“你是谁呢,模样倒是袭人的,但是,”他点了点我的脑袋:“这里不是。”
我心里忽然很感动,这宝玉,真不是一般人呢。
宝玉见我不答,也不急,只笑盈盈的坐到床上,喝过酒的脸微微发红,更衬得面如美玉,他笑道:”你放心,我不为难你,也不告诉别人。“
我苦笑道:“即便如此,你也别太高兴,明儿我就走了。”
“你要走了?”宝玉似乎很失望,焦急道:“为何走?这里不好么?”
“终归不是我的地方,而且,你就这么舍得袭人?”
经我一提醒,宝玉才想起袭人:“是呢,你来了,她去哪了?”他凝思苦想半日:“不如你俩都留下,我舍不得她,但我也不想你走。”
我点头:“果然是曹先生笔下的宝玉,会懂得珍惜。”想着我又严肃道:“但无论你怎么珍惜女孩儿,你也要好好待林黛玉,你对他人一百分的好,就要对她一万分的好!”
宝玉酒劲上来了,眼神渐渐迷离,但见我说的慎重,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看着我说:“你竟深知我与她的情意,你到底是谁呢?你从哪里来?为何要走?你要去哪里?我还能见到你么?”
我扶他上床,为他盖好薄被,笑道:“我是我,我从来处来,自然回来处去,至于见不见,总之我是能见到你的(从书里、电视剧里见到你)。”说完这话,也不等他再说。忙抽身退了。屋外明月照院,泻一地清辉。我的穿越红楼梦之旅,就要结束了。正当我感慨果然小穿怡情,大穿伤身时,耳边“叮”的一声,那个空灵的声音又冒了出来:“不要急哇,兔纸!四大才穿了一个,继续继续!!”随即一股大力将我卷了进去,我啊啊大叫,气道:“原来不是大穿伤身!是大穿闪腰!!我的腰扭了!!穿越也要注意交通安全啊喂!弄什么漩涡啊喂!(#‵′)”
二、三国风云
我在时空漩涡里卷啊卷扭啊扭,耳边“叮”的一声,空灵君又发话了:“下一站,三国,请穿越兔做好准备。”
哎呦,是三国呢!英雄辈起帅哥如云的世界啊!!我乐颠颠的想,忽然发现,这个穿越顺序怎么与我写的恶搞微小说穿越一样呢,若是这个穿越是按那日我写的情节来,那我去三国的话,岂不是要成为大耳儿的老婆孙尚香了?!不要哇!!!老牛吃嫩草啊这是!!大耳儿跟个猿人似的让我情何以堪!!不行不行!我要想想办法!想办法!!
于是,在闪到腰的情况下,我仍旧顽强的扭来扭去,与时空漩涡纠缠在一起,口内喋喋不休:“我不嫁大耳儿我不嫁大耳儿我不嫁大耳儿….”
似乎这个方法起效果了,因为我听到了战鼓擂擂,听到了呐喊声,甚至刀剑相触的刺耳声音也近在咫尺。若是身居在东吴的孙尚香,此刻不会离战场这么近!这么说,我这是成功了?
“喂!醒醒!!”一粗声粗气的声音打断我,我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猛然发现四周都是人!!而且都是身穿铠甲虎背熊腰的人,我忙站起身,仔细打量,原来自己身在一个军营帐篷里,身旁列了几排看模样是将士将军的人物,正中前方坐着一个人,青年模样,高大强壮,带着金冠,浑身铠甲,披着红色战袍,身后一大一小两个兵士,为他拿着武器:弓箭与-----方天画戟!!
我嘴巴张成O型,半响才道:“吕….奉先!?”
“怎么,吃了败仗回来见了将军就忘了行礼了?”一旁的将士怒道。
“我?”我指了指鼻子,他们说的是我?我低头打量下自己,顿时无语:“我竟然穿成了男的。”心里忍不住捶桌子!!啊啊啊!!我不要做男的!!这是三国啊!!要上战场啊!!
“喂!”醒来时听到的粗声又出现了,竟然是吕布在说话,我马上集中精力,这可不是好玩的,这些在三国打打杀杀的男人,可没有宝玉那种温文尔雅,更何况我现在的身份还是个穿战甲的兵。
吕布见我异常,皱紧了眉头,粗声粗气道:“华雄死了?”
我想了想,点点头:“被关羽杀了。”
“关羽?”吕布继续皱眉,“无名小卒。”
“他是平原令刘备的结拜二弟。”我忙解释道:“刘备乃汉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是汉室宗亲。”
“哼。”吕布不满道:“什么汉室宗亲,宵小之辈耳。”
我不敢反驳,只低着头不语,半响就听吕布说:“你下去吧。”
“是。”我忙转身跑出去。口里呼出一大气,不好玩不好玩,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折腾了半天,那熟悉的“叮”和空灵君没有出现,我气急败坏的蹲在军帐旁边数蚂蚁。
“喂!”粗声粗气又来了!!我吓的颤了颤回头一看,真是吕布!!他怎么突然出现的!!我忙站直行了个军礼,忽然发现吕布只比我高半头,这是个惊喜的发现啊!!!吕布本就高大,记得在网上查过貌似195呢!若是高我半头,意味着我也是180+以上的海拔啊哈哈,这是姑娘时160+想都不会想的事情!!这次穿越起码让我体会了一把“高人”的赶脚!!我捧脸一阵开心状,直到吕布说:“随我来。”
我摸不着情况,只得亦步亦趋的跟着,随吕布来到了他的营帐内,帐内无人,吕布蹙眉看了我一会,说:“你这是怎么了?”
“??”我疑惑的看过去,吕布走近,拍拍我的脑袋,笑道:“跟傻了似的,怎么,吃了败仗害怕了?”
“呃…”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
“别怕,有我呢。”吕布丢下句莫名其妙的话,就出去下令了,拔营,全军直奔虎牢关。在奔向虎牢关的路途中,我发挥八卦本领,上至吕布---他帐下的军士,下到军营炊事班小兵,一一试探个遍,才明白吕布为何对我如此!原来我是九原人,与吕布自小一起长大,感情十分深厚,自吕布结实丁原起,自己就跟在吕布身边,虽是个普通的小兵,但因吕布的关系,众人都让我三分。我点头道:“恩,青梅竹马….”噗!
三万人浩浩荡荡奔进了虎牢关,当夜吕布就召集了将士谋士来帐前商量用兵对策,作为跟班外加老乡的我,自然也站在其中。书中只说吕布矫勇善战,是位猛将,其实他还有点才智的,毕竟曾经当做主薄,稍懂些韬略,并不是那种有勇无谋之人,不然依武人的脾性,早就抡胳膊上去掐架了,但是他却能想着召集一群人商量对策,我一边点头一边心里想,恩,吕布看来不笨嘛!真奇怪怎么会落个身死白门楼的下场。想到这里不由稍稍惋惜,这么年轻就死了,若不是战乱无情刀剑无眼,吕布在太平盛世说不定就是震慑一方的大将军,不对,功高盖主早晚也要被主子掐死,哎,太过有才了在乱世还是盛世都是不幸啊…我独自一人胡思乱想嘘唏不已,帐内一军士早沉不住气的喊道:“八路诸侯看似声势浩大,其中并无能臣武将,首领袁绍还与袁术不合,不如明日就开战攻城,只一战,定会乱他们军心,到时候不用我们动手,他们自己内部就会乱起来。”吕布似乎比较赞同,点了点头,这时一旁的谋士献策道:“华雄之败,关键是首将不利,挫了我军士气,才使大军侵入。我大将军武艺独霸天下,明日何不亲自搦战,斩杀对方几个将领,等到对方士气低下,再一鼓作气攻打进去。”吕布听了,深得他意,不由笑道:“正是这个道理。”“是个狗屁道理!”我心里暗自摇头,笨蛋笨蛋!明天就要被刘备三兄弟胖揍一顿了还笑!!
商议半晌,众人散去。吕布得意洋洋的坐着,看看我,笑道:“看明日我砍下几个狗头挂在军旗上。”
我沉默。心想,我是帮吕布呢,还是作壁上观?红楼本是一梦,我还可以与宝玉聊聊天,但三国却是历史,搞不好一个蝴蝶效应,未来的我就没了。
“怎么,信不过我?”吕布不乐意了。
“将军….武艺高强,自然无人能敌----若是以一对一的话…”最后一句我说的如同蚊子哼哼。
“此话怎讲?”没想到吕布却听到了,这家伙耳朵可真灵!!罢了,穿越一趟三国,就遇到你,相识一场,也算是还个借用你老乡身体的情谊吧。我叹了口气:
“若是对方出来三个人呢?”我伸出三个指头,看着吕布。
吕布挑眉:“纵是千军万马,我也不放在眼里。”
“将军V5。”本好意去帮,没想到吕布也太过狂傲了点。哼,既然不领情,我也不屑多说。我转身就走,没想吕布拉住我,气呼呼的瞪了我半响,道:“你说说看,哪三个人。”
我嘿嘿一笑:“刘备、关羽、张飞。”
吕布蹙眉:“刘备关羽也是听你说过,这张飞又是谁?”
“他也是刘备的结义兄弟,姓张,字翼德,也是个厉害的武将。”
“哼,宵小之辈,我怎会理会他们。”
“三姓家奴!”我大喊。
“你!!!!”吕布大怒,双手死死的卡住我的脖子。
我憋了半天劲断断续续道:“这样….你还….理会…不理….会…”
吕布目光一凛,松了手。
我大口大口喘气,心想吕布这人果然不能深交,还青梅竹马还老乡呢,说句不好听的就要杀人。
“我该当如何?”吕布沉默一会,语气稍缓。
看着他直视我的眼睛,似很诚恳,我无奈:“他三人结拜,以刘备为尊。”说完忙转身走开,不能再说了,万一吕布真因此杀了刘备,历史就要大变化,自己还能 回到熟悉的未来么?我一面走一面安慰自己:“刘备有两兄弟罩着,应该会没事的。以后不能这么管闲事,还好过了今夜我应该就可以像红楼梦里一样离开了吧…下一站是哪,水浒么….不知道能遇到谁,真希望遇到燕青啊,有名的帅锅呢….”
就这样一面担心一面安慰自己,我迷迷糊糊睡着了,压根没有想起,那个熟悉的“叮”和空灵君,还是没有来。
第二天。
“啊!!我竟然还在这里!!!!救命啊!!!!!”我抓狂的看着军营里来来回回的兵,正听到有人喊:“将军去搦战了!!”我一个激灵吓傻在那里。完了,难道是因为历史因我而改变,所以我回不去了?
我匆匆奔赴前线战场,正看见吕布穿着那身行头,得意洋洋的挥着他的方天画戟,地下一滩血,显然已厮杀过一阵了,我认真打量吕布胯下骏马,这,就是赤兔吧。
“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飞在此!!!”忽听一声爆喝,前面飞出一将,手提八蛇矛,脸黑眼大如环,正是张翼德,吕布似乎并不着恼,颇有些兴致的迎上去,说:“我让你三招。”张飞气的虎须倒竖,哇呀呀的大喊,两人交战,连打数十个回合,果然势均力敌,但我看吕布神态轻松,似乎并没有使全力,果然,另一边窜出关羽想要突袭,吕布早就料到,闪身一躲,绕了过去,随即三人又是一番混战,直到又一人骑着一匹大黄马,手握双股剑,加入战场中,这人就是大耳儿刘备了,我望着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耳垂确实挺长,身材并不高大,因为四人打作一团,看不真切,倒是觉得他武艺上平平,几次三番涉险,都是关羽与张飞二人护他,吕布没想到对抗三人果真吃力,便下足功夫只打刘备一人,方天画戟挥来挥去,冲着刘备的脑袋就是横砍,看的我心惊胆颤,万一刘备死了,可真闹大了= =!
正在这时,听对方城池又一大将喊道:“吕布作战不敌,趁机进攻!”话音刚落,就见一阵箭雨飞来,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在看电影,画面声效逼真,当第一支箭噗的一声插入我眼前近一步之遥的地上,我才惊觉战争开始了,死亡开始了。几乎本能的,我望向战场中央那个笑称“千军万马不放在眼里的”三国第一猛将,吕布。就在同时,吕布也回头看了我一眼,忽然怒喝:“快跑!!”我张了张口,想要说“我不走”,但下意识又想要立刻逃跑。吕布表情极焦急,回头虚刺了刘备一下,拍马冲我奔来,口内大喊:“你快跑!!”
只听“叮”的一声,空灵君那烦人的声音飘了过来:“你该回来了。”
胸口一痛,一箭穿心。
“喂!空灵君,你是在惩罚我吧?”我闷闷不乐道,站在一片虚无的时空里。
“你不该随便透露历史。”空灵君说,“这会造成时空扭曲的。这一箭,算是对你的教训。”
“恩。”我说:“这一箭射的好,若我继续留下来,指不定真走不掉了。”沉默。随即伸个懒腰,“好累,回家睡觉去。”
“你认为现在走的掉么?”空灵君坏笑,“还有两站等着你呢。”
“我才不去呢,水浒那帮人早晚招安,西游记跟一只猴子一头猪玩什么不去不去!!咦,人呢,啊,这是…哎?!”
三、打虎英雄
我嘴角抽搐的站在一酒店内,眼前是两个公人和一个高大的汉子,只听那汉子说:“酒家娘,我从来走江湖,听的人说:“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过?肥的切做馒头,瘦的却把去填河!”酒家娘,你这馒头是人肉的,还是狗肉的?”
不是吧?!空灵君那一箭已经很疼很疼了啊,还不解恨啊!!你竟然,你竟然,你竟然!!!!
“酒家娘?怎么,没话说了?”那汉子嘲道,“看来传闻也是可信的。”
“……..”#$%^#$#@@#$%^&%^&%^$#
“小娘子,你家丈夫怎地不见?你独自一个可是冷落?”汉子继续嘲笑,说完就要伸手。
我啪的一下摔了酒碗,怒道:“武松!!你个混蛋!!!你对得起死去的潘金莲吗?!”
“…….”
“…….”
武松忽的站起身,瞪视着我,凶神恶煞,好可怕><!!我要 回去!!忽然想起空灵君说的话,嘻嘻一笑:“武松我给你说呀,你也别乖乖的去孟州了,虽然施恩是个好同志,但去了又要与蒋门神PK,顺带杀死不少人,多造孽啊。而且你躲到二龙山,早晚要投奔梁山,不如直接去梁山吧!!听话,找你的宋江哥哥…..哎呦!!”
我被空灵君给掳了回来:“喂!你剧透太严重了吧?!”
“哼!谁叫你这么欺负我的!!我才不是做人肉包子的孙二娘呢!!!”我叉腰。
“你这么与他说,剧本就乱了啊!”空灵君很无奈。
“我就说不去了,水浒、西游什么的,都是浮云,水浒里也就宋江几个人有些影子,其他都是施耐庵老头子瞎掰的,西游记就更没谱了,还不如回三国好玩呢。”
空灵君气呼呼的看着我:“我不管,说好了穿四大,反正已经穿了红楼、三国了,水浒也勉强算你去过吧,还剩下西游记,再接再厉!!!”
“喂!!”
四、西游长途
“好累。”我有气无力的在马背上哼哼。“天色晚了,周围都是深山,到哪里休息啊TAT”
“师父,我看前面有几间房舍,似有人烟,不如我们去那里借宿。”孙猴子摇头晃脑,一身的精钢不坏之身,才不知疲惫呢。呜~~空灵君你太狠了….
没错,苦逼的我如今穿越到唐三藏身上,被一只猴子一头猪一匹马外加沙僧同学带着,开始了史上最悲催的长途旅行….。
在我唉声叹气的空挡,我们已经走进了那几间房舍,那屋子建了篱笆,又有小溪流过,一旁搭了一竹桥,越往里走,屋舍越高,到没见有什么牛羊鸡鸭的牲畜,一切安静的很,难道是妖精待的地方?我疑惑的看了眼孙悟空,那猴子似乎也稍稍吃了一惊,随即了然般的笑了:“师父,师父,今夜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一看就是好人家!!”
“你确定?”你是火眼金睛啊,好歹看仔细点,我可不想被人吃了。
“放心吧师父,徒儿扶你下马。”猴子忙伸手接我。
我看了看他伸出的毛柔柔的手,说:“免….免了罢,我,我自己能下。”
颤颤巍巍从马上下来,我敲了敲院子的大门:“有人家么?借宿啦~~~好累啊我”我有气无力的喊着。
猴子又来凑热闹了“师父师父,容徒儿先打探打探。”
我累的不想说话,骑马跑了一天了,真心好辛苦,我从不会骑马一跃变成马上骑士了(喂!别忘了白龙马自己会!!)我摆了摆手示意猴子快去快回。
猴子立刻化成一阵风,飞了进去。
我一屁股坐在院门边的石阶上,一旁的猪头见师父带头,自己也毫不客气的丢下耙子,坐在地上拿袖子扇风:“可累死俺老猪了,又热又饿,这家可别没人啊。”
沙僧放下扁担,揉了揉肩膀:“我看有烟炊,想必是有人家的。”
“师父!”猴子去了会立刻回来,笑嘻嘻的说,“进来吧。”
四人进了大院,入了客堂,却不见这家主人在,正奇怪,忽听后门传来一阵脚步声,走出来一位容貌艳丽的妇人,她娇滴滴的说:“是什么人,擅自来我寡妇之门?”
啊?妖怪?我忙退到猴子身后,猴子见此,只得说:“这就是刚才我说的东土大唐高僧。”
妇人轻笑道:“既是这样,快快请坐。”随即为四人斟茶,唤了几个幼童端来糕点水果。终于可以吃饭啦,我乐颠颠的拿起一块糕点啊呜一口,手边拿着茶水咕咚咕咚喝着,自顾自吃起来。那妇人又笑道:“此地是犀牛贺州之地,小妇姓贾,夫家姓莫,生有三个女儿,前年大不幸,丧了丈夫。如今只带着女儿过活,还有些家产薄地。今见你师徒四人,想我娘女四人,意欲坐山招夫,四位恰好成对,不知意下如何?”“噗~~~~~~”我一口茶喷出,愣愣的看着这位菩萨,不是吧,你身为菩萨,看不出唐僧换人了么?!
那妇人接着道:“大女儿真真,今年20岁,次女爱爱,今年18岁,三女怜怜,今年16岁,都不曾许配人家。且都是善针线也懂得写琴棋书画…..”
“慢~~~”面对狗血剧我镇静的举起手,说:“打个商量,我那徒弟三人都不错,你且慢慢选着点,也可安排个非诚勿扰红灯罚下的规则,姑娘们肆意选择。且估让我先在一边吃饭友情围观适当时候可做总结怎么样?”
那妇人闻言大怒:“这泼皮和尚!我若不是看你从东土远来,就该叱你出屋。我倒是真心实意要招女婿,你反倒这般轻薄无礼!这糕点水果,岂是白给的!”
“猴子,猪头,沙子,你们的师父快饿死了,还不给我去参赛!!”我一手拿着糕点,笑嘻嘻的躲到一边。
那妇女见我如此,半响无语,又道:“既这样,也得入乡随俗,不能随意搞你说的那个,那个非诚勿扰。这样吧,我这有三张头帕,你徒弟三人盖在头上,遮了脸,撞天婚,让我三个女儿从你们三跟前走过,谁拉着谁,就配给谁如何?”猴子早看出妇人的来头,不敢说话,只拿眼瞅我,沙和尚老实巴交,早就吓坏了,更是不敢吱声。只有猪八戒那个笨蛋,喜滋滋的凑到我跟前:“哼唧,师父,你真是好师父。哼唧。”我拍了拍猪头,忽然扯了他耳朵怒道:“死猪!你给我拖时间!!等我说饱了,你再去撞天婚,知道不?”
猴子脑袋上一团黑线:“师父,那我和沙老弟呢?”
“三个字!!”我拿起又一块糕点,顺便端走一盘葡萄,说:“躲猫猫!”
于是,一场猪八戒版老鹰捉小鸡的节目开始了,我拿起桌子上其他的糕点往躲在角落里的猴子和沙子面前推了推:“吃吧,本可以一个跟头到目的地的,难为你们跟着我走这长途旅行。”沙和尚顿时感动的无语轮次:“师父,呜,悟静死心塌地跟师父去西天。”猴子也抽了抽鼻子:“徒儿一定护师父周全。”说完看了那妇人一眼,犹犹豫豫低声说:“师父,那个妇人可不是一般人。”
“晓得了。”猴子还挺实在嘛,我笑嘻嘻的端出一盘芙蓉糕、绿豆糕,分给两人:“一起吃一起吃,猪八戒也太肥了,正好趁机锻炼锻炼减减膘。”
于是第二天,真正的唐三藏在猪八戒杀猪般的嚎叫中,捂着吃撑的肚子醒了过来。
-------------我是恶搞穿越四大的分界线---------
额,个人娱乐ヽ( ^∀^)ノ长篇能看到这里的人,我爱你们=3=3=3=3
觉得自己真能唠叨= =不过把存在脑袋里的那么一点幼稚想法写出来还挺有意思的,虽然既傻逼又狗血( ̄△ ̄;)
happy 洒脱day!!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很长又废估计木有耐心看ORZ..2011-11-05 14:36:33
farley
窝就是个甜菜(⊙o⊙)好长。。。2011-11-05 14:43:36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窝就是个甜菜两个小时,一万多字,顺便发泄下前几天的不开心ORZ..写完唯一的感受是自己真的好唠叨!( -'`-; )2011-11-05 14:45:10
jidashtubu
NPCのチぬの...紅樓夢的看完了。2011-11-05 14:45:16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NPCのチぬの(●′ω`●)嘿嘿2011-11-05 14:45:44
farley
窝就是个甜菜喵饭里一只兔纸喵这就叫文思泉涌吧o<(*≧▽≦)>ツ 2011-11-05 14:47:36
farley
窝就是个甜菜你对得起死去的潘金莲吗?2011-11-05 14:58:55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窝就是个甜菜XDDDDD我当时看电视剧的时候就想,潘金莲这么勾搭武松都不开窍,结果他却反过来调戏孙二娘ORZ。。。2011-11-05 15:10:45
calista
小C好长啊( ̄▽ ̄|||)... 2011-11-05 15:21:20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小C我吐槽完统计了一下才发现一万字,自己都震惊了,我这是有多能唠叨...2011-11-05 15:23:35
calista
小C喵饭里一只兔纸喵于是我擅自复制粘贴到P5里,等有空的时候看你的脑内剧场了^^2011-11-05 15:25:34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小C(*/ω\*)羞~2011-11-05 15:30:28
karma
long time no see五更琉璃么 = =2011-11-05 23:47:52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long time no see哎?╮( ̄▽ ̄")2011-11-06 03:53:37
angelcn
兔控看懂三國,水滸和西遊....紅樓我還沒有看過....╮( ̄▽ ̄")2011-11-06 07:58:40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兔控=▽=我应该得意四本我都看过么----其实我就红楼熟其他都看电视剧看来的ORZ..2011-11-06 08:47:20
angelcn
兔控喵饭里一只兔纸喵其实我就真正读过三国而已...水浒和西游都是看片的..( ̄▽ ̄")~[]2011-11-06 08:51:46
calista
小C我看完茑[挖鼻] (* ̄rǒ ̄)只有三国没看过,不过那蝴蝶效应我还是懂滴~~~如果是穿成八戒多好啊,吃货,一直吃……2011-11-07 14:24:18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小C噗~(﹁"﹁)八戒知道了会闹别扭滴哈哈XD2011-11-07 14:51:42
zhouhuajie
huajie zhoufdsa2011-11-15 07:50:19
zhouhuajie
huajie zhou2011-11-15 07:50:27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huajie zhouHi~ o(* ̄▽ ̄*)ブ新喵好~2011-11-15 08:2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