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bby
dobby

电话里,我说过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的做法。我会问清楚情况,我是会很生气,可是相比外界带来的不快乐一起倾诉沟通来说,两个人之间的这些小摩擦就像内战一样不重要,因为两个人是一个整体,因为彼此相信这些不是真的。可是无论我怎么哀求你,你都不愿意说。无论我怎么解释,你还是那么生气,说想说的时间过去了,可是你刚刚才接了别人的电话。我不清楚,你跟谁聊天了,聊了什么。你也说过,两个人有问题的时候,两个人自己来解决。你是名博,你的状态发完了有电话来找你,很自然的,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我是多相信你,才一开始根本没有生气,一直都相信你会说的,只是我还要安慰你一下。可是结果呢,是有多相信我,无论我怎么哀求都没有用;是有多相信我,才要跟我一起发那么毒的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