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doctype

兵马俑的沉默

“木乃伊已觉醒,走上街头,振臂呐喊。兵马俑仍沉默,站在坑底,俯首听命。”
我是一尊伫立了千年的兵俑,死寂而孤独。
始皇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让无数的儒生下放到边缘的山村,好多护卫队都在追杀着识字的人,这一杀就杀了十年。
更为可气的是,当儒生群起反抗的时候,二世运用了巨型推车,一排排的推车从儒生身上碾过,推车后面还跟着洗地的马夫。那个夜晚京都好像并没有半点不同,只是太阳升起时的光芒将护城河染的血红。
那时我还没出生,我以为这只是传说,只是敌国为了分裂大秦使用的阴谋。我渐长渐大,所见的所闻的好像与帝国教给我的有所不同。我开始了疑惑,但长久的为帝国而生为帝国而死的教育让我没有怀疑。
每当有人在我耳边说帝国坏话的时候我都有力地反驳他们:你们天天埋怨朝庭,可朝庭还是让你们过上了好日子,给你们吃,给你们穿,让你们走在了时代的前列,你们为什么不知足。
我们村的钱村长就是那样一个人,他不满足帝国安排好的一切,他说他要去朝庭,面见圣上。后来村长死了,死在一架大马车的车轮下,滚滚车轮从村长的头上压过,血溅了五尺。
许多人都在议论村长的死亡,村民甲说村长就是死在马车下的,只是一个意外。村民乙说村长是被人按住头,然后有人驾着车碾过去的,这是朝庭的阴谋。我同意甲的观点,朝庭是不会对他的子民做出如此惨无人道的事情的。
这件事越闹越大,镇子上组织了一些来探讨村长的死因,这些人高呼着正义与公平,这些人尖叫着自由与真实……后来这些人得出结论,村长死于意外。
村民的议论好像平息了很多,而且不久之后,朝庭在审判马车主人的时候,有人找出了钱村长临死前写下的遗书残篇,上写着:不是朝庭害的我,不要冤枉朝庭。朝庭把马车主人捆绑了起来,判了三年半。
这场审判让原本平息的议论又热闹了起来,只是这热闹没持续多久就听到来自京都一位姓于的大师发起了一个什么随手画,解救被拐儿童的活动。
全国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这个活动上了,钱村长的热闹一下子就消停了。
这个本意无限美好的活动成了爱心的秀场,无数的人在这个活动中找到了优越感。他们狂喜,他们跳跃,他们拍手,他们指点……
很多人都把自己遇到的乞丐画在纸上,越来越多的孤苦无依、愤怒不敢言的脸出现在了画纸上。
我只是一个弱小的村民,我本来也没什么成就感,但在这个活动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是啊,我生活的很低等,好在还有乞丐这个比我活的更可怜的种群可以用来展示自己的成就感,趁着热闹我也画了两幅画,一幅是我自己,一幅是村长。
不过又有一些讨厌的人出来叫嚣,这本来是朝庭的事,朝庭不作为,我们应该让朝庭为此负责。
哼,这些人真是的,他们难倒不知道朝庭的军队都用来维持国家安定和谐了吗,哪有功夫来管这些小事。
更让人高兴的是不久之后乞丐不敢上街了,乞丐真的灭绝了,拯救被拐儿童的活动成功了。
我在自鸣得意的时候,好远好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个震动的消息,有一个盛产木乃伊的国家的君主逃亡了……
这,这让我慌张,这让我无所是从。那个国家曾经是四大文明古国,她有着上千年的文明,为何一夜之间花容失色?是谁推倒了她?什么东西有如此大的力量?今后的她何去何从?我担心这个国家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可惜我的担心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朝庭真的要让我去死了,始皇全国征工,听说始皇要建一座大墓。
我穿上了甲胄,拿起了长兵,走出向了死亡。我身后的那些人看着我,没有言语,他们冷漠地看着我。
我钻进混着粘土的泥胎,闭着眼,等待死亡。我想起了那些冷漠的眼神,我笑了,我是活该的,他们也是……
我是一尊伫立了千年的兵俑,死寂而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