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Thinkr
doubleThinkr

【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

【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摄影师卢西恩·帕金斯记录下了俄罗斯和前苏联在过去二十年间的命运起伏。他最初在1988年前往莫斯科,以华盛顿邮报记者的身份,拍摄罗纳德·里根与戈尔巴乔夫间的历史性会晤。1993年,他重返俄罗斯,并停留了半年。“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他回忆道。
帕金斯的照片让我们得以一窥当时重大政治事件的面貌,如1993年俄罗斯宪法危机,和1996年的叶利钦总统竞选。这些照片更揭示了洗礼俄罗斯人民的崭新自由精神——具体表现为不修边幅的夜店,狂野的摇滚音乐会,祈祷者的重新出现,以及各种政治集会。
“对年轻人而言,这是一个充满激情和希望的时代,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出现在他们面前”,帕金斯回忆道。但他的镜头也捕捉到了俄罗斯老一代人的恐惧与犹疑,共产主义曾许诺给他们一生的保障,相比于今日自己的子孙们,他们更加“输不起”。
帕金斯回忆说,那是一个记者的黄金时期。 “在九十年代初期,在俄罗斯报道取材比在美国本土容易多了”,他说, “当时的俄罗斯是完全开放的,人们张开双臂欢迎你。你能接触到的素材广度和取材的深度都让人震惊。今天,这一点有了戏剧性的改变。”
顶上的那张照片,在莫斯科,一个孤独的共产主义抗议者穿过与警察发生流血冲突后遗留下来的瓦砾。(1993)【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莫斯科红场游行中,共产主义抗议者高举斯大林的照片。 (1993年5月)【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莫斯科的高尔基公园,一个水手与他的女朋友合照。(1993)【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莫斯科夜店的舞者。(1993)【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莫斯科河上,两名年轻妇女相拥着等待进入俄罗斯浸信会教堂受洗。 (1993)【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红场上的一次摇滚音乐会期间,俄罗斯青年被民兵阻挡。 (1993)【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莫斯科以东150英里,科夫罗夫的一所戒备森严的劳教所,一名惯犯展示他多年来的监狱纹身,所有犯人都在大笑。 (1993)【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莫斯科郊外森林中一个隐藏的吉普赛人营地,为躲避警察突袭,妇女和儿童正在分散。警察在此发现了护照,金钱,珠宝,或来自被盗的外国游客。 (1993)【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人群围观军队的坦克包围议会大厦,在1993年议会和叶利钦总统对峙期间这里被称为“白宫”。 (1993年10月)【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对峙期间,示威者观察正在驶向白宫的坦克。 (1993年10月)【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在她的儿子的葬礼上,一位母亲正在哭泣——她的儿子是效忠于叶利钦总统的部队,俄罗斯精锐警察部队(OMON)成员,在议会大厦附近被打死。 (1993年10月)【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苏联解体后,内战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间爆发,包括格鲁吉亚。格鲁吉亚裔难民正在逃离发生于车臣共和国阿布哈兹的战斗。 (1993)【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试图逃离阿布哈兹的格鲁吉亚士兵平民仰望一架正在起飞的直升机。 (1993)【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中心,共产党领导人久加诺夫讲话期间,小少先队员们在尽量保持清醒。 (1996年)【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莫斯科,一次声援总统候选人久加诺夫的共产主义集会,一对夫妇在表达他们对斯大林的钦佩。 (1996年)【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在他谋求重回政坛的竞选旅行中,前总统戈尔巴乔夫与妻子赖莎正在返回萨姆拉。他只获得了0.5%的选票。 (1996年)【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莫斯科,俄罗斯的第一次总统选举投票。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击败了共产党的挑战者久加诺夫。 (1996年)【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一个哥萨克士兵和旁观者们看着俄罗斯东正教主教在总统选举期间离开莫斯科的一个投票站。 (1996年)【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红场上的“叶利钦摇滚”演唱会期间,人群向舞台涌动,警察棒击人群。 (1996年)【译文】外交政策FP:图说新俄国的诞生——那些自由的日子叶利钦在他的总统竞选期间访问喀山,受到热烈欢迎。 (199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