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fine03
ecofine03

四季家乡

我的家乡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那里一年四季景色分明。冬北方的冬天冷得漫长,冷得极致。 四季家乡每年的11月到第二年的3月左右,都被笼罩在冬妈妈的长裙下。当南方的人们还沐浴在秋日暖阳中时,我们却早已穿上厚重的棉衣在雪地里追逐嬉戏。打雪仗、堆雪人、滑冰车、抽坨螺……这些北方特有的娱乐项目使我们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乐此不疲。说她冷得极致是因为在家乡有很多谚语来形容,诸如“腊八腊八,冻掉下巴”能把下巴冻掉,那是怎样的一种冷啊!春雪莱说:“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当冰雪消融,万物复苏时,春姑娘的脚步已慢慢走近。 四季家乡经过春风春雨的洗礼,层峦叠障的山峰由银白变成灰色继而鹅黄再变成翠绿,春姑娘像变戏法似的施展她的魔力,让人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春天也是播种的季节,在休整了一个冬天之后,农人们早已迫不及待地播洒他们的希望。从他们荡漾着幸福的脸上,我仿佛看到了“秋收万颗籽”的繁忙景象。夏北国的夏天没有南方的躁热与烦闷,也很少有急风骤雨。有的只是满目的沁人心脾的绿色,以及在树荫下乘凉聊天的闲散。最值得称道的是夏日乡村的小河,那里俨然是天然的水上乐园。 四季家乡一群孩子------从十四、五岁的中学生到六、七岁的小学生团结协作,用石头和野草在水流平稳的地方砌起一道简易的坝墙。接下来的整个暑假,孩子们都会泡在自己建设的游泳池中或“狗刨”或“蛙泳”。当然这一“伟大的工程”会惠及全村人,每当看到村里的大人们也来凑热闹的时候,几乎每个孩子的脸上都流露出一种容易察觉的骄傲神情。秋暑假结束了,小河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微凉的金风吹黄了树叶,吹红了高粱,吹来了收获的馨香。每家的庭院里都堆着金灿灿的玉米棒子,在农人的心里,它们就是一座座金山。收完了自家地里的庄稼,勤劳的庄户人还会结伴去采撷山中的宝藏。比如各种蘑菇、山梨、山枣、栗子、松子……山里人用他们的实际行动验证着“靠山吃山”的祖训。 四季家乡家乡的四季如歌般在我的脑海中唱响,闭上眼睛,恍如回到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小村庄,无论春、秋、夏、冬都已深深镌刻进我的心田,流淌在我的血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