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fine03
ecofine03

印花窗帘

 窗帘装上了,白色,没有小花,更没有当年那番个人小世界的情趣,它对于现在的我而言仅仅是窗帘,只把光线挡在外面,却不能把我的心留在里面。        家中这几日装修,遂把超期服役的窗帘拆下,以便换上新的,可未曾想落在地上的旧窗帘却让我心中小掀波澜,一些渐已远去的画面,似乎又变得清晰起来。我家在南方,多阴雨,少晴日,窗户也不朝向正南,更没有相对的住户,所以,即便不用窗帘也是无关紧要的。上小学的六年里,我房间的窗户是没有挂过窗帘的,那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晚上趴在窗旁的桌子上写作业,累了就朝窗外看,街上来往的路人成了我最好的消遣对象。 印花窗帘      上初中时,街道变得热闹起来,当然我的心也随着青春的悸动而变得浮躁。在我的恳求下,妈妈找来一块淡蓝色的印花布,做成窗帘给我挂上。它阻挡住的不只是外面的纷繁灯光,还包括给我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静谧空间。从那以后,每当晚饭后回到房间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下窗帘,不知道为什么,青春懵懂的小男孩总能从这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得到安全与归属。        高中,在窗帘下,是一个个紧张、充实的夜晚。模拟考试使人困倦,但还能积极应对,那时一心只想着考大学,憧憬着大学所有的好。做题目累了,就趴在桌上,眯着眼看窗帘上的蓝色小花,咫尺方寸,却也是一个世界,能使我心静。        后来考上大学,再后来工作,窗帘已经变得可有可无,心智也成熟许多,不再像过去那样强迫般的非将它放下来不可。        新窗帘装上了,白色,没有小花,更没有当年那番个人小世界的情趣,它对于现在的我而言仅仅是窗帘,只把光线挡在外面,却不能把我的心留在里面。        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生时期都会有一个具体的物象与之对应,有的是变形精钢、有的是芭比娃娃,而在我,是那张浅蓝色的印花窗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