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fine03
ecofine03

月朦胧,纱朦胧

“月朦胧,鸟朦胧,一树梨花细雨中”。我本就最爱这迷蒙之美,如圆月,青光遍满这苍茫之上,如月之纯净,柔软与平和,恰似那美人的睡颜。 这朦胧之美的极致表现在雾隐雾现,神髓就在于这雾蒙蒙。而除却雾之外,便是这薄如蝉翼的纱帘最是得起意境。同样的纯白无暇,同样的娇艳如雪。原有古来圣贤“帘卷海棠红”的醉人情境,帘外看,皎白红晕,恰似那女儿的脸颊,必定是位倾国倾城的美貌,一卷沙幔,原是红艳绽放的海棠。这便是迷蒙的魅力,因为不真切,反而更加的耐人寻味。 月朦胧,纱朦胧朦胧是种意境,形神都应相似。形在于柔美,在于随风摆动的飘渺,在于引人飞翔的遐想。神在于功效,在于实用性。娱乐圈的“花瓶”,就因为只有外貌,而无实才。所以,一卷具备朦胧气质的纱帘必定有其存在的价值。遮阳只是基本的配备,反射紫外线和隔绝热气也仅仅是一些普通的长处,经久耐用才是最可贵的地方。 任何朦胧都应该与之所处的环境相对,否则再美的意境也只是枉然。朦胧搭的应数质朴,一款深木色的家具,质朴之余,也不失大气。与朦胧纱帘相配,最是意境悠远,美不胜收。缓缓垂下的帘帐,宛如一块漂浮的白云,承接住了一缕缕泄露下来的骄阳。试想圆月之夜,承载的就是皎洁的白辉,月朦胧,纱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