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il
Evil

本来是想把所有联系都切断的
最后还是有点不能释怀。

头发、我剪掉了
手链、我也取下来。

就像背景音乐《好朋友》里的
曾经以为等待会改变什么,你总会属于我
但是最后时间证明了,你只是喜欢过我

一直以来我都是扮演着一个懦弱的角色
?冷漠,我就退缩
?拒绝,我就放手

这两天,又闲下来了
看了看以前的记录
又看到?写的最后一封邮件
她道歉,我难过

又想起了去年夏天接到这封邮件的场景
看到后马上去?空间留言了
我说:想你
?:谢谢
我说:懂

于是,平静了几天
再次头脑一热把?拉进了黑名单
尽管明明知道?的状态一直都是隐身的
但是,我只能这样
这样去强迫自己去选择性失忆

那天跟S聊天
S:那天陪?去逛街了
我沉默
S:?现在有男朋友了
我:我知道
S:不是以前那个了,是一个高三同学
我:沉默

说真的我当时的情绪是有种嫉妒
嫉妒?的快乐
它并不是因为我

S:其实你们还是有可能的,只是再好了,也没有以前的感觉到
我:我知道
S:所以你要看开点

我又何尝不想看开
心中的一个结
紧紧地锁住我

《海口》里说:幼稚打败去痛片,旧的情侣表拨不回从前。
...
旧的情侣链又怎么锁的住旧情人
我把手链取下了
我努力忘记,努力释怀
希望有一天,能再给你笑容

另外。祝?幸福,或许我没那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