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all
ewall

你还记得吗 那个我借酒发泄的晚上 我枕在你肩 死也不肯让你看到我哭得像猪头的脸 谢谢你 对我说:“你再哭 明天会很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