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ne
fline

他狠狠地伸了伸懒腰,长舒了一口气,一把推开办公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踱步到窗前,眺望窗外。看得出来,尽管眼中仍是布满血丝,但混沌、迷离的眼神正在一点点褪去。一旁的秘书似乎察觉到了他神色的细微变化,轻声对他说:“部长,您在想什么?”“微博热门话题推荐那里,终于没我们了!”他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