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tyle
flowerstyle

月娘船

有一天夜里醒来,我遇到了月娘船。

小小的一只停在我锁骨的尖上,需要把脑袋转到右上323度眼睛旋转到左下289度才能勉强看到一个尖。月娘船的尖上坐着月娘。

她正试图把手从我的锁骨里抽出来,手是蓝色萤光的,像海洋里透明小章鱼的触须,软软的。

月娘好惊恐的看着我:“为什么你会从梦里醒来。”

我伸出手碰碰她,和夜色里凉凉的月光一个触感,还有点薄荷的味道。

“喏,我现在被卡住了。”她指指自己的触须手,声音细细小小的:“都怪你。”

月娘沮丧的坐了下来,她堵着气,腮帮鼓着亮晶晶的两个小小弧。

“现在,我的一部分卡在你的梦里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