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tyle
flowerstyle

无话可说的时候我们说什么

走着走着我们就没什么好说了,然后,事情就会有两种结果,单口相声或是怅然若失。
小学的时候,感谢上帝我有一个妈妈,所以我总是说“我妈让我早点回去,我先走了。”到了初中,多亏了那个不存在的女朋友,我喜欢说“那个谁找我有点事,我先走了。”然后是高中,我成为一个彻底的骗子,“学校补课,我先滚了。”我的骗子生涯原本是一帆风顺的,但是随着需要欺骗的人越来越多,我开始觉得这份事业变得岌岌可危了。尤其是那些并不怎么熟悉的人,我实在想不出说些什么来维持这个虚伪的谈话。更令人头疼的是,总能碰到那些说个没完的孩子,他就像一个传教士来到了荒蛮之地,恨不得把他整个人生塞进我的脑子里。所以,我总是在挣扎,在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去教堂的时候,我祈求上帝给我指引,幸运的是,我在一本教会手册上读到了下面的话:"今天在亚洲几乎所有的教会,崇拜仪式中必有一段称为“敬拜赞美”的时段。这样的敬拜赞美,表面上给传统教会的崇拜注入一股活力,也似乎吸引了一些年轻人参加聚会。但背后是一股教会世俗化的洪流,正在腐蚀教会的正统,进而对教会产生长远的负面影响,使教会腐化,令人忧心忡忡。”我终于找到了新的方式!那就是赞美!我不由的为自己的嘴感到高兴。于是,我有了真正的口头禅,“你真漂亮”,“你太可爱了” 噢,天呐,效果真不错,她们听了以后都不自觉的羞涩起来,你看着她们的眼睛,正在闪耀着憧憬的光芒,大概宗教崇拜对于人们都是受用的。随后事情就变得顺利多了,她们开始随便扯着些琐事,甚至和我谈起长相问题来,这样的老套路处理起来要简单多了,即使沉默,我也没必要觉得尴尬了,因为她们根本不在乎我说什么,这个时间是完全属于她自己的世界了。你看,我们这个世界很美好呢,不是吗?无话可说的时候我们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