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tyle
flowerstyle

过了这么多年,你和小叶子还好吗?

  一别多年,不知道现在安国寺是否依然那样寂寥:打扫不完成落叶;早课的钟声还有一直盘旋在寺庙上空的几声乌鸦叫。好像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但又好像什么都变了。长老已经不在了吧,二十年前他便那样老,虽然什么事也不干,但依然显得没有精神。现在的长老会不会是秀念大师兄?虽然总觉得在几个师兄弟里他是最笨的,但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让人觉得可以托付,你就不行,峰芒毕露。你总是挑起事端,虽然这不是你的本意,但每个人的命运不同。秀念就是做长老的命,而你就只能做你自己。说到秀念,剩下的师兄弟是不是都已经离开了安国寺?年景不好,安国寺本来就偏僻,足利义满将军也老了,老得不再上山、早忘了安国寺,年轻的一代也已经早就忘了过去发生的事情。你离开这里以后大家都陆续离开了,高个子帅帅的师兄进军了演艺圈,而那个矮矮胖胖的师弟开了素菜馆,听说生意不错。 


  只是过了这么多年,你和小叶子还好吗? 


  二十年前我们就认定你会和小叶子在一起。不错,小叶子的确是一个让人喜欢的女孩子,温柔、善良,不经意发些小脾气更显得可爱。虽然那时还看不出来,但她长大也一定很漂亮。最重要的是她喜欢你,你们青梅猪马,差不多的命运:同样没有了父母,你生活在安国寺,而她和爷爷相依为命。忽略了你高贵的出身,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特别是当我们都长大时,当所有人都忘了你年少时的天才时,你的王子身份也早已成为遥远的历史,你最终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时,小叶子的温柔可人和对你的不弃不离就成了你最好的依靠,你们就这样走到了一起,其实我们都以为你们会这样一直长久。 


  当我们第一次相见时我们的年纪相差不多,天天看着你故事,我也能明白你的感受。人生本来就是如此奇妙,遇到谁和谁在一起皆是定数。就像你只能和小叶子在一起一样,弥生小姐最终只能嫁给了新佑卫门,一个是富家小姐,一个是高贵的武士,他们能够结合本来是理所应当。那时太多人都不喜欢弥生,认为她任性,心眼还坏。似乎总是在针对你, 除了她父亲桔梗店老板,弥生是最喜欢恶做剧的女人,说是女人还有一些早,那时的她应该是十五、六岁正是一个怀春少女,刻意的针对一个男生也许代表的是另一个层面上的东西。有时看着弥生与你斗智,总是让我想起另一对冤家——TOM和JERRY。听说他们几年前就在加拿大结婚了,在那里无论什么性别还是种族都可以自由结合。在日本不行,想必那里和我们一样要讲究门当户对,况且她大你几岁,种种束缚让她没办法表达心意,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弥生的。想想你的周围竟然只有这么几个女人,除去你的母亲那个神一样的女子外,数弥生最漂亮,最懂得打扮自己,而且用现在的话说她很文艺。这些都是贫穷出身的小叶子所没有的,也是刁蛮的露姬公主所学不会的。我总是在想如果你和弥生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情形,那时弥生会接手桔梗店的生意,以她的聪明一定会赚很多钱,那样就不需要你再为生活而费心,你可以一心学习、写诗创作,而弥生也一定会支持你,毕竟都是同样的文艺青年,沟通起来也一定很容易。不会像小叶子,只懂得做饭洗衣不懂得风花雪月。更不会露姬公主永远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现在新佑卫门和弥生在一起生活的也很好,新佑卫门作为武士有着足够的俸禄,弥生便把桔梗店卖掉做起了武士太太,在家插花刺绣,早已经没有了年少时的任性。而新佑卫门依然喜欢四处游荡,似乎从来没有变过。平心而论新佑卫门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他也是最具武士精神的男人。高大,威猛又不乏小孩子可爱的一面。如果是朋友和他在一起会很快乐,但如果是妻子或许就不会那么快乐。新佑卫门总是一个人出去旅行,说是为了修行更高的剑术和领悟武士道精神,其实只是为了不断结交新的朋友,过着大家一起喝酒、唱歌,最后醉倒在樱花树下的快意生活。他喜欢简单直接的生活,也喜欢简单的老婆:在家做饭、等他回家,帮他放洗澡水,可以一直微笑着听他讲在旅行中的故事。弥生太聪明,聪明人总是不够简单、直接。虽然弥生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可是面对她新佑卫门总是无所适从。虽是武士,新佑卫门同样有着卑微出身,弥生的不言不语,身上若有若无的高贵总是让新佑卫门感觉窒息,于是他开始不愿意回家,他把这说成是修行,其实是逃避。 


  其实你不知道,在你出行的时候,新佑卫门曾经去过你的家。新佑卫门那天对小叶子说过许多话,小叶子也同样,原来我们都忘记了其实新佑卫门和小叶子也可以在一起,就像弥生更适合你一样。后来新佑卫门回了家就再也没有出去旅行,他一直呆在家里陪弥生。而那时的你却还在去往露姬的城。 


  露姬很早就出嫁了,可惜她的丈夫——年轻的城主英年早逝,剩下露姬一个人守在一个城中。听说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刁蛮、霸道、不可一世,是呀谁都会改变,你也不是一样,不再和别人斗智,而是要做个诗人。因为你听说露姬现在喜欢文学,经常在书房里一呆便是一整天。你写过信给她,也写过诗。不过你的诗远不如你的机智有名,你写了那么多首都不知道露姬有没有听到过,你以为露姬听到你的诗一定会来找你,可是没有。你曾经想过少年时的你们,露姬一定喜欢过你。要不然她也不能总缠着你,可是你没有想过露姬出嫁以后也是像以前一样缠着她的老公,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后来你总是徘徊在露姬的城外,不愿回家,你在酒楼买醉,你在妓院过夜,虽然已经留了头发,但在你发根的戒疤总是隐隐做痛。大家叫狂人,你开始写一首首的淫诗:“美人云雨爱河深,楼子老禅楼上吟;我有抱持睫吻兴,意无火聚舍身心。”这让你又重新有了一点名气,只是说起你,大家的嘴脸上有些许的不在意。听说你的诗集被一个商人买去出版,再送给大家传阅,这是这么多年来最让你高兴的一件事,只是你从来不知道那个商人其实是弥生指使的。弥生会背你全部的诗,你也不知道。其实小叶子也会背,不过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仅以此献给二十年后重播的<聪明的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