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tyle
flowerstyle

地狱之下,回忆之前。

  看了Tim Burton的《Corpse Bride》。 


  黑色幽默的开场,月光下恍惚出爱蜜莉寂寞忧郁的侧脸。歌特式破旧的婚纱、腐败的肉身,那个阴差阳错的戒指。美好得无与伦比的幻象。 


  这便是在冰冷阴森又美丽的地狱等待了数年的爱情么?纵使他不是踏着七彩祥云而来的盖世英雄,就算他胸口没有宿命的印记,一旦誓言说出口,便只有死亡才能将他们分离。 


  然而一开始她就迟了。两个活生生的年轻人,在灰暗的人世早已有了宿命的相会。充斥铜臭意味的相亲却让他们一见钟情。钢琴键下流淌出青春的激情,她像那些有生命有香味的花朵,即便不是最美丽。活着,她的手是温暖的,这或许是她唯一能胜过爱蜜莉的地方。 


  都说人鬼疏途。聂小倩尚且在黎明之前悄然离开了宁采臣,更何况她这段类似单相思的六合彩式爱情。他从开始便一直想要逃开,终究在现实面前选择妥协。 


  他在眼看未婚妻与别人订婚后绝望,选择了喝下终寿酒与爱蜜莉厮守。未婚妻在得知即将即将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时黯然泪下。 


  说造化弄人也罢,爱蜜莉明白,爱情不能被比较。 


  也许这就是这位僵尸新娘最动人的地方。即使经历了最邪恶的背叛,死亡仍没有夺走她的甜美天真。她能再一次痴痴等待打算欺骗她的男人,她在月光下起舞,衣白如飘雪。她那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突然痛楚,眼泪瞬间滴落。 


  她阻止维克多喝下终寿酒。因为爱蜜莉恍然间明白,什么她该得到,什么她应该放手。 


  “我爱你,但是你不属于我。” 


  她在月光下把枯萎的花束抛给新人。把戒指戴到她手上。然后离开。 


  她灰白的侧脸在月下忽然散发光芒。躯体幻化成无数白色的蝴蝶飘飞消散。那些死去的爱情。 


  她留下的,比回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