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tyle
flowerstyle

如梦坐南山

如梦坐南山 ————《萤火之森》实景考

  为何在岁月里,我们都渐渐有了秋雨梧桐,空阶到明的伤心,却总是在故事里,才舍得去相信了爱的坚贞。 

  从蜂四里一句烟花轰然的我喜欢你呢阿久,到少女的泪眼里听闻了一句我在未来等你。然后的然后,白绸系了两端无法相牵的手,所有的悲伤已昭然欲揭。而那个粉蝶停留过的狐狸面具背后,他在一山如昼的灯火里拖长了尾音纵容着说,就是约会啊。 

  有时候觉得奥华子写石榴石,歌词或者更适合这个故事: 
  我也曾经懵懂 不了解喜欢一个人的心情 
  一去不复返的日子里 
  我才渐渐懂得失去和喜欢的意义 

  与你在一起的幸福时刻 
  都镌印在我心里 
  即使我不刻意去想起 也不会把你忘记 
  总有一天这感觉也会淡去 会有别的人让我着迷 
  你永远是我特别的珍重的秘密 
  就像这季节 巡回不息 

  从来执着于所有最初的相遇会是一场季节混乱的重叠,他就从峰峦叠嶂里亿万条河流的倒影里那么光泽鲜艳那么洁净地走过来。你来不及问他的名字,心里却明白得更快,就在收束了啜泣前事先微笑起来。 
  神域的入口每个夏天光影斑驳,鸟居之下或许他已在了比你所知的更久,带着一座山林空旷又满溢的寂寞。或许在你背身离开之后的每一个午后,他还在那里,就像青苔慢慢爬上巨石的纹理,不动声色,绵长却温柔。 
  而那个六岁时大呼小叫扑向阿金的小丫头,由高树的枝桠坠入灌木丛中之后,对伸过手又生生收回的少年扬着脸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却喑了声音带着像是抑了哭腔的镇定说,呐,阿金,无论发生什么,绝对不要触碰我。她就这么涨了眼眶,兀自在少年的沉默里重复,绝对哦。 

  曾经几度又哭又笑着说成长依附于时光落在我们身上深深浅浅的代价,是注定只能掩于唇齿的爱,和无论如何追赶呼喊,却背影的衣衫都淡到无力捕捉的人。 
  以及扣在了狐狸微笑的面具下,他的影子俯身盖住了满天星辰,落下一个仓促到来不及回应的亲吻。 
  最后一个夏天。 
  喃喃地,扑过来也没有关系啊。 
  他始终没有转过脸,在少女来不及打断前说,萤你忘了我吧。 
  最后一个夏天。 

  每次你离开,我都想拨开人海去见你。 
  春天也想见你,秋天也相见你,冬天也想见你。 

  总有一天,我会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死去。 
  和每一个循环往复却飞快终焉的夏天。 

  无从寻问他身上是否带着落木和清晨的气息,那些漂浮在你肌肤上横贯过一个童年的熟悉气味,明明如此新鲜,却在下一秒便会像那朵冉冉飘远的糖云般惹人怀念。 
她抱住的烟青色浴衣逶迤落地,少年由指尖开始悬飞了萤火,他像是心里渗出的悲愁和眷恋,是撕扯在人面前,肆意绚烂地幻灭着的,每个人最好看的旧岁年。
  而你终于要将他交还给时间。 

  那个拥抱遥遥的距离,镌进你名字里,你不曾抬起泪眼去看消失在淡金色萤火里的萤火森林。 
  阿金。 
  萤。 

  情不知其所起,在一往而深之时已无怨怼。 
  驻进生命,与思念呼吸相闻。 

  忽然想起在很多年前,在翻过绿川幸之前,便遇到过这个故事。 
  背景渲染细腻的改编,写着乡下的外婆家屋外漫山遍野的月光草和无法碰触人类的妖怪般的少年。 
  他在接住从树梢坠落的孩童后,来不及让人嗟叹相见不如不见之时,几个世界开外,像叹息又像欢喜,他已对她露出柔和的笑脸。 
  来拥抱我吧。 

  一个拥抱所接管的泪眼婆娑的幸福。 

  在浮融的光色里。 

  “一生,一世。一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