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tyle
flowerstyle

韶华以逝

一直都觉得,比起来夜樱飘散的血腥战场熙熙攘攘的夏日午后或许更适合这位少年——冲田总司。一身浴衣纯白胜雪,不带佩刀,左手抱着圆滚滚的小猪才藏,右手捧着点心袋子,踢踏着木屐走走停停,时而用带着红晕的抬头貌看向凶神恶煞状的土方司长,撒娇着索要起了看中了的东西。浅笑时长发在清风中飞扬成墨染得花朵,整篇本该残酷的的背景都被闪闪星与小桃花占领成少女漫画的模样。

  就这样,被大家称为“用剑的天才”、“鬼之子”的一番队长冲田总司,在新撰组内则更像是吉祥物一样的存在。时不时的坐在阳光下挠着才藏的耳朵傻笑;或者是扑向笑眯眯的近藤局长转着圈圈撒娇;用宗次郎的名字陪小朋友们做游戏;要不然就是窃来魔鬼副长的秘密悱句集,一边快速逃窜一边大声朗读,任凭土方在后面追的气急败坏。那时候,江户时代的阳光总是粘稠如蜜糖,而他,则是风雨飘摇中的最为灿烂的暖色。

  只是,这个可爱的孩子一旦拿起刀来,便能迅速收敛起笑容,化身厉鬼。从无邪的儿时开始,别的孩子玩雪玩泥巴,而他玩的是刀锋,玩的是杀人流血的游戏,直至成长为少年青年,那份孩子般的天真残忍都未曾改变过丝毫。只要有那个人的命令,菊一文字则宗毫不拖泥带水地落下,血色飞溅成的铺天盖地的腥雨,对他而言如同与生俱来的本能一般,与正义抑或是邪恶了无关系。

  人们喜欢那樱花与武士作比,因为他们总是同样的绢烂短暂。那位少年的人生,同样犹如樱花般一边盛放一边凋零,美得格外伤感。池田屋事变后,大火繎的好像六月的石榴花般艳丽,血把维新历史浇的鲜红,绽放在掌心的,同样是朵宣判终结的血色花蕾。撼动过多少历史年轮、造就过传奇的天才少年,终究在英年死于结核。数十年过去,一切都有所改变,可他依旧是那个在阳光下笑得艳丽的少年。

  我相信:只有决绝地死于韶华的人,才可以永远不老。
flowerstyle
尘尘好几年前打的了…好像是被漫基转载了,话说我还有人小编的电话呢2012-08-02 16:55:09
high_flying_birds
高飞蓝精灵(¯﹃¯)尘尘【打滚】最喜欢新撰组异闻录里的总司~2012-08-03 02:03:13
flowerstyle
尘尘高飞蓝精灵(¯﹃¯)我也很喜欢2012-08-03 02: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