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tyle
flowerstyle

不要等待,不要幻想,这里没有人歌唱

八点半从新街口的陌生地方走出来,街道热闹而杂乱,盲目地往右走,因为据说右边会有地铁站,对距离完全失去了意识,只觉得这下班时分接踵而来的人群哟,还有马路上慌乱的车辆哟,像只该死的木头人般走到积水潭地铁站,街道两边充斥着难看的衣服,这条路很久以前也走过吧,两个半月都过去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走进地铁时还记得要从口袋里摸出耳机来戴上,然后就是被人群挤着向前走,看着站台名犹豫了一会儿,拼命跳上一辆开往鼓楼大街的地铁,只一站路,NANO里始终在放GAGA的歌,我简直愿在所有的时候都听她的歌,然后出地铁时往B出口走,看到一个路牌上写着旧鼓楼大街
这个时候耳朵里传来万晓利的歌声是(我该对这个唱歌的人抱着一颗怎么样感恩的心呢,他把我从淤泥里拔出来了):
沿着这条路,一直朝前走,在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路口,你可以向左转,也可以朝前走,但是你不能停留
不要抬头,四处张望,这里没有你要的好风光,不要等待幻想,更不要奢望,这里没人歌唱
经过这个路牌,经过这个路口,当然就向右走去,经过很多很多忘记名字的小胡同,走到了鼓楼,于是向鼓楼东大街走去,经过姚记炒肝店,经过宝钞胡同,就又拐进了南锣鼓巷,犹豫了一会儿就又去了三棵树,这一天走了太多路,走得小腿僵硬,两根脚趾上居然磨出泡泡来啦!

然后作为一只身心疲惫又没心没肺的人,趴在三棵树的桌子上睡死过去了

我当然知道我的问题是什么
就好象中学里那个寒假的前一天,地上都是化掉的雪水,没有化掉的雪则变成了黑色,我书包里装着成绩单,走过操场时拖沓的裤脚都被雪水弄湿了,漏底的跑鞋也不断渗水,袜子都湿了。这时小姑娘的心里怀着各种各样的希望,可是在往后的道路中希望随着物是人非而纷纷破灭,总是对自己发誓再也不抱着些滑稽可笑的希望了,不在乎伤害,只对希望耿耿于怀,这害死了我
但正是因为这些纷纷死掉的希望,心里仅存的那些别人夺不掉的希望才越来越茁壮,越来越强大,终有一天会所向披靡起来

所以不要等待,不要幻想,这里没有人歌唱
但是耳朵里终究会有歌声把我从淤泥里再次拔出来

我这里没有你要的好风光。

请拿走一些清醒。
再给我加点儿糊涂。
最后把这荒凉留给我。

我愿去
最深的阿鼻地狱
盛开那
美丽莲花

请施我
无知无畏的力量
观世音
观世音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