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tyle
flowerstyle

================梦河岸凉。

{誓言斑驳,情雾最终只是经过。} 



马上开学,又需要慢慢适应重新回到校园的生活…… 
住在偏僻荒野,横过天桥穿越曲折小径大概半小时才能抵达教学楼。 
每天最后一个醒来,头顶蓝天身披晨光的去上课。 
上课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偷偷拿着手机上网或者光明正大的背单词做阅读。 

仍旧有人问起,最近过得好不好。 
嗯呐,挺好的,努力的掩饰敷衍的意味。 

又听说他的消息,知道他过的很好,他对她很好,百般宠溺于一身。 
心里有点发酸但又觉得安心,再细细琢磨然而却尝到嘴边淡淡的咸味。 
我很想他,我忘不了。 
在别人怀里入睡,在梦里和他相遇。 
醒来总是质疑他是不是真真实实的存在过,伸出手去,却再也触不到,恍若梦境。 
最后有人说,梦醒了,你就该走了。 
来不及问一句,你好吗。 
才发觉这原来才是最无奈的故事。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接触了很多人,然后维持着关系。 
但事实上,他们很快就沉没了下去,并没有留下任何刻骨的牵挂。 
我开始知道每个人其实并不可信任,人总是会分开,为了前途为了希望。 
12个小时之前,我又结束了一段持续不到20天的关系。 
再也不会有当初那样疼痛的感觉了,只是一句烦了草草了事。 
删掉所有联系方式。然后从此陌生。我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没有任何情绪,理智的就像一个作案多年的罪犯。 

有人说过会等待却一声不吭的离开,有人没有给过承诺但一直都在。 
有人说过的誓言渐渐斑驳,那些情雾到最后,也只能是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