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tyle
flowerstyle

你好,途经者。

       11 : 51 pm



      2012的他

      来自曲径通幽 2012-07-25 23:02:00 查看原文

      认识他的时候,我怀疑不会长久,正因如此,相处的每一天才刻意做到最好,希望留给彼此的都是愉快回忆。



      但没想到快乐真的很快。



      他所说过最接近表白的语言是:“我真的比较喜欢你。”



      这句话可圈可点,说明是喜欢不是爱,并且程度只是一般。我第一次面对这样坦诚的薄情而能心平气和。



      有一次我在他面前无端端哭了,他没问原因,只是拍着我的肩说:“过去的事不要再想了,其他的事我不知道,但至少有件事可以肯定,那就是你不会伤害我,我也不会伤害你。”



      也许因为这份理解才开始对他敞开心扉,接着是信任、欣赏、投入,然后我才发现他的犹豫和摇摆不定。



      原来“不会伤害你”竟成了他的负担,没法单纯的做一个自私的人,不能洒脱的说走就走,不是因为有多割舍不下,而是不想成为辜负别人信任的人。



      但这么薄弱的理由怎么够支撑他牺牲掉自己的真实渴望?



      谁是谁的过客已说不清,人来人往,是否能做到无动于衷?对未来没有要求,不过是牵牵手旅游,到了归程各奔东西,非要许一个诺言定一个约定,未免强人所难。



      所以他不说,我也不说,仿佛不说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但他是真洒脱,我是假无谓,胜负早已分明。



      每一段感情,最终只是更深一层认识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方式,看到本质,明知结局,只是仍然屡屡失控。



      经过这个人,可否让你更懂爱?

      "





      最怕就是隨便打發時間瀏覽網頁

      突然被一刀扎在心裡

      刻意不去面對的現實攤在眼前

      怕的不得了 關了有開 開了又關

      根本不能做任何反應



      但你說的太對了

      我連一個標點都不能否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