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style
flowerstyle

别闹了 大陆没有学生会

闲着没事想到了中国大陆大学的学生会,还记得上大学前我对学生会还没什么明确的概念,只是从已经上大学的人嘴里听到对学生会的评价是:勾心斗角、阿谀奉承。当时的我没什么发言权,不过现在我已经在大学待了几年了,对学生会这个组织也算是了解,所以就说两句。
大陆大学的学生会普遍都是学校设立的一个机构,一些比较积极的、想锻炼自己的学生可以申请加入。无论是主席还是成员都是受制于系主任等领导。这种状况在中国大陆很常见,以至于我们都没感觉出这有多么的不正常。学生会——全称为学生联合会——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这个组织是由学生自发创建,并且是代表学生利益的。之所以有这个组织,就是因为学生和学校相比是绝对的弱势群体,校方的权利对于每一个或每一小群学生来说都是难以抗衡的。而学生会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为了在某个学生个体的正当利益受到侵害时,能将学生组织起来,从而形成一股可以与校方抗衡的力量。话说到这大家应该明白为什么中国大陆的学生会不正常了,一个本应是与校方叫板的组织,却成为了学校下设的一个机构,既然这个组织受制于学校,那它还怎么跟学校讨价还价呢?所以说中国大陆的学生会不仅不正常,简直是滑稽至极。
这样的组织,虽然名字叫学生会,但其实是学校会。虽然成员是学生,但最管事的领导还是校方。所以我们经常能听到xx领导给学生会开会说:“我们要管理好同学,加强xx管理……”然后呢某些学生会的就像领了圣旨一样,在各种场合“管理”同学,比较好的说话会客气点,比较不好的就会跟同学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指指点点,更有甚者旁边还有几个小马仔,成天跟着屁股后面溜须拍马。每当我看见这样的人就忍不住骂娘,骂完我就想,为什么这帮孙子会整天牛的跟大爷似的呢?我发现这与多年来学校给我们灌输的错误教育有关。首先,中国的学校认为自己有权利管理学生,同时,中国的学校希望学生都听自己的安排。学校设立学生会的目的也是如此,学校其实是想用学生管理学生,但是对于大多数学生而言是不会听从一个和自己同样是学生的人管理的,所以学校就把学生会定义成一个管理学生的组织,从而使得学生会成员拥有某些权利。并且,为了防止某些不服管的不听从学生会的管理,还弄出一系列处罚规定,谁要是不听就罚你。有了学校的授权,再加上校规的硬性要求,就让本来没有权利管理学生的人行使管理职能。如果仔细分析,这其中也极其不合理。从本质上说,学校不是管理学生的,而是服务、教育学生的,这很好理解,学生交了学费来学校是来学习的,而学校提供的应该是教学服务,学校只能为了防止某一部分学生正当利益受损,而管理其他学生。既然学校本身都没有权利过多的对学生进行管理,那么怎能授权一个组织管理学生呢?所以说,大陆的学生会已经完全背离了其本质。
当然,在大陆我们很难找到理想的学校和学生会,但我们不必走太远,香港就能找到这样的学生会。香港大学学生会(HKUSU)成立于1912年。在1949年,香港大学学生会向香港警务署注册成为独立组织社团,脱离大学管治。也就是说,香港的大学无权干涉学生会的行为。让我们来看看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会是如何为学生争取利益的。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园的中心地带有一块平台广场,名叫“烽火台”。用梁文道的话说,那是学生们“集会誓师的圣地”。2008年底,中大校方突然宣布:由于要扩建图书馆,所以要把这块地方拆掉。在得知此消息后,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会组织同学聚集起来抗议。很快,校方宣布图书馆的扩建计划改变。与此相反,2007年的北大“三角地”拆除事件却以校方强硬的态度而告终。2007年11月,北大校方以迎接奥运会为由决定拆除“三角地”,整个事件的决议和拆除过程都是校方一手操办,全然不顾学生的想法。这竟然发生在以自由和民主著名的北大校园内,真是令人无奈。连北大都没有一个真正的学生会,那么中国大陆的其他大学似乎就更不能有了。
我也听过有些人的言论,他们说,如果我们也有那样可以组织学生抗议的学生会,那我们的学校不是太乱了么?这种观点很幼稚,无论假设还是推理都不符合逻辑。首先,他们是认为中国现在的大学不乱,这就很可笑了,中国的大学只是表面不乱,在一片欣欣向荣的和谐景象下面隐藏诸多黑暗,经济贪污、学术腐败在校园内早已不是什么新闻。这样的校园难道还不够乱么?第二,学生会抗议就是乱么?当校方做出了侵犯学生权益的决定,学生通过抗议表达自己的意见,通过众多小力量凝聚成可以和校方谈判的大力量,进而寻求解决的办法。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校方过于强势,掩盖该解决问题,逃避该承担的责任。
也许有的人说,不就一个学生会么,大不了我就忍四年,毕业哥就走人了!虽然貌似有理,但是学生会这种东西带来的影响不会因为我们离开学校而消失。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在面对公司、政府的时候都是弱势群体,在学校的时候,我们的利益被侵犯没有学生会为我们撑腰,到了社会上也不会有一个组织为我们争取利益。虽然对于弱势群体的保护应该是政府的责任,但政府很难面面俱到,有的时候它会失灵(在中国是大多数时候都不灵),所以更重要的是,弱势群体要能保护自己,而学生会、工会等民间的NGO组织就是为弱势群体保护自己正当利益的有效途径。这种组织就是弱势群体的扩音器,通过这些组织,我们能听到弱势群体的呼声,让我们知道有哪些人是迫切的需要帮助的,从而使社会资源流向更需要的地方。可是在我们这个神奇的国度,经常有为弱势群体争取利益的人被无情打压、工人独立选举的工会被破坏。当弱势群体失去了保护自己的双手,他们只能任由他人摧残。而一个社会是否健康的重要标准就是看那些无权无势的人能否保护自己的利益。政府应该鼓励这些组织,不可把他们看做是影响社会稳定的团体。应该正视问题,之所以有人“闹事”,就是因为他们的利益受到了侵害,如果强行打压,那只会让问题越积越多,让社会矛盾不断加剧。只有让那些挂着羊头的组织真正能为他们代表的人群服务,而不是反过头来欺压它所代表的公民,只有如此我们的社会才能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我们的公民才真正有公民的尊严。
angelcn
兔控尘尘感觉还是整个社会体制的问题啊,上面对各种有反对意见的组织什么的都会毫无情面地抑杀在摇篮中....╮(╯_╰)╭2012-12-08 14:5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