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aggnoyil
gnaggnoyil

如果要给文化多元的起源安一个主义的话,既不是左派自由主义,也不是右派保守主义,而是赤果果的帝国主义。脱离了帝国主义的文化多元都必然以失败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