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e
gone

娜塔莉·萨洛特《怀疑的时代》(节选)

网上找不到全篇,保留所能找到的所有片段如下~




一切艺术最终在于表现生活(纪德曾说:“使事物具有意义的,无疑是生活的紧张激烈。”)但是,现代人的生活已抛弃了从前曾经一度是大有可为的形式而另觅途径了。生活由于不断的运动,越来越朝着变化不定的方向发展,到了一定的时刻,当新的探索做出最大的努力时,生活就要冲破就小说的各种局限,陈旧无用的道具也将被一一抛弃。尽管小说里所描写的肉瘤,条纹背心,人物和情节等可以继续变化无穷,但所展示出来的内容,却只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多方接触后对其细枝末节都已十分熟悉的东西。在巴尔扎克的时代,这些东西可以推动读者作出一番艰苦的努力去认识一种真实,而对现在的读者,却只能助长他——同时也助长作者——因循懒惰的倾向和害怕离开习惯了的环境的心理。这些表面的事物能让读者看到的东西,远不如他对四周迅速的一瞥或瞬间的接触所看到的丰富。小说对外表的刻画描写,其目的不过是为了使人物具有逼真感罢了。其实,读者自己从生活经验中不断汲取的丰富材料就足以取代小说中这些令人厌烦的描写。


怀疑的精神虽然正在毁灭小说的人物以及所有使人物具有强大力量的种种过时的手法,但这种怀疑精神却表现了一个有机体的一种病态反应,适足以保卫自己的生存,获得一种健康上的新平衡。时代的怀疑精神使小说家不得不尽“他的最高的责任:不断发现新的领域”,并防止他犯下“最严重的错误:重复前人已发现的东西”。这是菲力浦·托因比在提到福楼拜的教训时讲过的话。






萨洛特1956年出版的论文集《怀疑的时代》被公认为当代法国文学的重要文献。在这里引用论文中的两段广为引用的文字,从中可以清楚看到她对巴尔扎克式传统小说的看法以及对新小说的观点:


  “在那全盛的时代,小说人物真是拥有一切荣华富贵,得到各种各样的供奉和无微不至的关怀。他什么都不缺少,从短裤上的银扣一直到鼻尖上的脉络暴露的肉瘤。现在,他逐渐失去了一切:他的祖宗、他精心建造的房子(从地窖一直到顶楼,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甚至最细小的小玩意)、他的资财和地位、衣着、身躯、容貌。特别严重的是他失去了最宝贵的所有物:只属于他一个人所特有的个性。有时甚至连他的姓名也荡然无存了。”


“今天出现了一股不断扩大的新潮流,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信作品。这些作品自以为是小说,不过,小说的主要人物是一个无名无姓的‘我’,他既没有鲜明的轮廓,又难以形容,无从捉摸,形迹隐蔽。这个‘我’篡夺了小说主人公的位置,占据了重要的席位。这个人物既重要又不重要,他是一切,但又什么也不是;他往往只不过是作者本人的反照……”





简介


1956年,当反传统小说的新小说浪潮在法国兴起的时候,萨洛特发表了论文集《怀疑的时代》,从而成为新小说派的理论家。在这个集子里,她质疑了传统的文学观念,赋予写作以新的意义,被认为是“新小说”的理论纲领。而其时“新小说”的其他成员阿兰。罗伯- 格里耶、米歇尔。比托尔、克罗德。西蒙等还只是文坛小字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