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fei
gxfei

母亲,谢了

醒来的时候心里堵得慌,我知道我又长大了一点点……


今天5月 13日,5月份的第二个星期日,母亲节。
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儿个早上和同学去买一些选修课做饭用的食材,回来累极了,趴床上就睡着了。
做梦了,梦到了母亲。  

梦的场景在老家,许许多多的老房子。还有许多被保护了起来配上了警力。好多的老房子快要塌下来了,用很大的木头柱子顶着。自己就在各个房子间奔跑着,穿梭着,似乎在寻找着谁。还记得其中一个是姑姑的房子,还有爷爷姥爷啊,都出现了,似乎要修复一个古迹。 

然后场景切换到姥爷家,妈妈躺在厨房的床上。

床头依然是那个破旧的柜子,柜子上破旧的黑白电视机。小小的木框窗户是用白帘纸糊起来的,有点发旧。灰白的窗户,灰白的天空。 

母亲呼吸急促,弥留之际。我握着母亲的手。问父亲在哪,姥姥说在打麻将。我愤怒的打电话过去,正打着父亲来了。正奇怪父亲从来不打麻将的。父亲说,肿瘤,晚期,只有一两天的时间。 

梦中的我忽然想起了奶奶走之前的那段时间,只不过发生在爷爷家里,同样有床,同样有灰白的窗子,灰白的天空……

然后醒了,堵得慌。 

感觉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灵魂忽然缺失了一大块。就像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忽然丢了没了被偷了,自己瞬间变得残缺……  

并且是那种永远补不回来的残缺,会让你永生一直感觉得到,时时刻刻感觉得到,让你坐立不安,寝食难安…… 

还好,这只是梦…… 

母爱。实话说,不懂。现在还是不懂。但是这次忽然又感觉到一点什么。我一直不把母亲当作什么的,其实是她已经成为了我身体组成的一部分。就像一个器官一样平时默默的为自己出着力。忽然哪一天哪个器官坏了,丢了被偷了没了……发疯也没用。 

亦如健康。平时感觉不到有什么重要。生病的时候躺在病房里望着输液瓶里泛起的气泡,忽然感慨,健康很重要。  

母亲,谢了!  


晚上,该给母亲一个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