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dongdong2008
haodongdong2008

给70 80 90一些真实的大白话 平平淡淡才是真Q我18810008953

曾看过老板出差回来写过一篇《聊天随笔》,我理解的是肯定相当郁闷,发至内心感慨的话无法表达,一气之下道出了心声使自己心情放松。我借此经验也聊几句:

老板经常说挖一个坑埋雷,那就是没事找不愉快的事做吧,现在听不到“吃回扣”的话了,能听到“你什么意思”,对于我来说没事,有人的地方都这样,歌词里也唱过阶级斗争,员工和老板都是善良的。有人说了“久在河边站、没有不湿鞋”,其实我认为是毛主席说的。自从干上雍和宫项目老板都快跟我变成仇人了。按照公司《作业指引手册》,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可是切不那样真是不明白制度是干什么使得。我就好比是泄了气的“皮球”让人来回踢,发球的时候让你找目标,踢过去再踢回去,这球到底怎么踢,那就是教练的事了,跟我“皮球”有什么关系。

我现在感觉到没有一个人敢说实话了,不实话实说工作就会滞后,拖延了工作到时候不知道屎盆子扣谁脑袋上呢。没有能力的人是哑巴,逼得哑巴都能说话真是不容易(哑巴的话没人能听懂),也不明白是什么灵气造成的。前2个月前我一直低估干还是不干,之后和同事、哥们聊天,人家说了半途而废不是爷们,那就要一件事“是好是坏”必须做完不能留话把儿。李国志是个好同志,和我讲春节后每天晚上睡不着,郁闷呀!我使劲劝他还是离开了公司。

雍和宫项目操作模式应该比较不错,可是有些事为什么老是内耗,到你精疲力尽的时候准会有人站出来解决,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何苦……,让谁都不能理解到头来还惹了一身不是,说什么话的都有耳朵听的都能起茧子。从前期开工到施工,最麻烦的是工程收尾阶段,各专业分包互相扯皮都在埋怨对方工序不配合,经过监理会、碰头会解决其实也没效果,那只好揪着到现场解决吧……,尤其是甲分包的这个没在合同内,那个没在预算里,其实让我说呀,该是你的就是你的抢也没有用。

跟老板说句心里话做什么事(尤其是我这样的事)都不要做的时间太长,要跟换届一样的调动或办退,这样可能对大家都会好一点,新员工和老板也能快乐工作。雍和宫交竣了我希望老板能安排我点其他工作,别让我干项目的事了。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想离开老板,业余的时候跑跑考察的事图个乐子。

以下的事是我个人的经历,建议同事们空闲的时候也写几句,年龄大了有个美好的回忆也好安慰自己。

我的语言表达能力是一个天生的缺陷,有时候胡吹乱侃不了解的人以为有牛大的本事,实际上自己半斤八俩大家心中有数,同事们认为我“口无遮拦、十句话九句假、说大不说小”,可自己认为任何事都是1/3先吹出来然后再干,为难的时候只有“天知地知”自知。

从来北京打工的第二年就和现在的老板结下了缘,慢慢的在学先做人后做事的道理,农村来到了北京包括赵总及一些亲戚好友都没拿我当外人看,也有人说了“姚子老拿自己不当外人”。我觉得吃水不能忘了挖井人,知恩图报。因为大家在闲聊的时候偶尔的叨唠几句,所以大家对我就有了印象和好感,这样的机会一般人是得不到的。

十几年前就给老板添麻烦,说几个大事小事就不说了,包括双榆树封阳台(钢窗掉了)、大钟寺搞装修(干砸了)、德州二期工程建设一直到现在也磨炼不出自己的本事,可能天生就是这样的,文化水平和专业知识不够,小学没毕业初中没文化,也没什么见识。好不容易有了发展的机会是老板给的,“恨铁不成钢”,大概就是从这里流传下来的,但是我只有一个信念“各为其主”,有人说我是一条狗这话实在是比较难听,我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估计是喝多了吧!

管项目有好也有不好,好的是图个名声,姚子是雍和宫项目部甲方经理,外出谈事在外场上能给个面子,有刁难的事吃个饭就OK了。不好的是得罪人,风言风语什么话都有,什么吃施工单位多少饭,拿施工单位多少好处,说好听点现在叫“打喜”实际上就是“回扣”,了解的哥们乐一乐,不了解的人恨在心里……!

建设福山陵园二期工程是第一次接触项目的工作,有点知难而退的感觉了。又一次和老板回京的路上说:“空气都有阻力,每天一睁眼就是事儿”,这句话一直记在心里,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想起来。但是任何工作都不是一个人能干成的,是多专业或其他有经验的人配合完成的。

做雍和宫项目张工给了我挺大的鼓励:“姚子再难也要一定把项目交了工”,可惜是那天下午最后的一句话。就目前来说在单位我应该是老员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时刻挂在电脑的桌面上来提醒自己,大家应该也都是这样的,只不过现在不知从何下手,因为同事之间没有不能聊的话题,只愿自己能力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跟不上社会的进步和发展。

干工作的时候有人在支持,也有人在搅和,可在我眼里是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对客服困难我应该比较有点特长,只是没有专业人员的水平,在管理工程上是比较致命的问题。不要认为我在兜圈子,就拿福山陵园年终总结多支付了几千块钱的事来说,我给小毕打电话,因为时间太长了我也记不清楚,惹得小毕小于给我打了七八个电话说:“为什么有错,钱在账上,当初启动福山陵园工程有谁知道你的难处,扒墙头和钱庄打架,有谁能在大队书记厂房门口砌墙,当初他们干什么去了,超付福山陵园几千块钱死盯你不放,再说也没支出去……”,我说:“毕姐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没有说别的,只是把多付的款项给我退回来,财务讲究的是账目平衡”。

当老板每次问到我:你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怎么接话,自己也在反思为什么语言跟不上,确实是接不上,有时候可能是处于尊敬吧。每次批评的时候我只知道是因为没长进而造成的,当看到老板发怒的时候,只能低头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发自内心的乐了出来,这时候老板会说少跟我“嬉皮笑脸”的。十几岁的时候在家拔草,如果太阳落山不能把草带回家,我的父亲就会开口大骂,从那以后就长了心计,一定要完成。农村的事也复杂,每天都是东家长李家短,谁占谁家的便宜了之类的话,那个时候也挨揍,一看时机不对撒腿就跑几天不回家,到亲戚家住。

从那以后跟着老乡离开了家乡,有缘遇到了现在的老板,当时公司刚刚成立,叫都城商业有限公司,后来改为都城物业公司。公司慢慢的在发展,一直到今天。郁闷的是老板,为此公司多次组织恳谈会,让大家表达表达自己的心声,可大家心里都明白只是说不到正题,曾有一次老谢说了:“为了来宾项目,也算我们是第二次创业,公司给了各位平等的机会和平台,那就靠大家自己来把握……”,这话我感觉到在场的诸位心情当时都比较美丽。

我一直在努力改掉自身的臭毛病,可是很难。就拿雍和宫项目经费报销一事来说,从2010年12月份的开销到现在积压在工程部,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谁管项目应该知道天天发生的事情,人吃马喂、请客送礼哪天不需要钱,因为工程部未签字不能报销只能东借西凑的度日。再说到松华园维修工程款的事,最开始我们报的预算造价应该是80多万,杨汉君审核了三次,王工又审到现在好像是60来万,这个工程是奥运会前干的,材料、人工费也高,运输材料都要顾面包车,可是做事也要讲究个规矩,不能因为材料、人工涨价向发包人漫天要价,因为你要执行合同。干这事也就是为了养几个不错的人别散伙了,有事再聚就不容易了。

杨伯伯说了:“姚子,咱们这么多年了,还定麻烦你个事,家里给儿子买了一辆大卡车,东借西凑的有点高息贷款,至于帮助多少你自己定”。我一听这个杨伯伯肯定是为难了,也给我下了一个任务,我就说话了:“行,没问题”!这时候我也为难,答应了就要办,但还是要给杨伯伯算一笔账,我们5个人你、小霍、志才、小关平均工资是2600,一日三餐加交通费、水电费、电话费等,住宿咱不花钱就是盖了几间简易房,一年下来开销挺大的,看见是有点收入可是算起细账来还能有富余吗,有时候外头干点小活只够饭钱。这时候杨伯伯也不说话。我就催着杨汉君要维修的工程款,跟别人和我要工程款是一样的也是推来推去的,直至有一天在办公会上老板发火了“再也不结了”,这事儿我也没往心里去,会后就找了杨汉君,我认为维修工程利润还可以,只是停工待料也耗费时间,星期天不能有噪音作业,工人就干点其他的要不就坐着吧,就这样耗得能倒挂。杨汉君这时又准备了一些他和王工审核的资料,我又报了一次预算,可到现在也没有个结果……

“死要面子、活受罪”,自从接了雍和宫项目认识的人也多了,也难免谁家有个维修帮忙的事,只要有人找到我就会说:“行,没问题!跟工地找两工人给你做”,其实这话说的容易做的难,跟那个分包队借人都不乐意,现在的人工费忒高,只好是辛苦小霍他们了,有的人还行把材料费给了你,有的干脆也不提,当然了这都是互惠互利的人之常情,你也有用人的时候。

接触项目最难参的是当地派出所,逢年过节的真跟你要东西一要就是几十件,说给民警发福利,这倒是不用你花钱可以向公司汇报,一年好几个节日也送不起呀,派出所和过去的衙门一样吃了原告吃被告。这样只好准备2张卡去找所长,不管他怎么说这项目如何好、开发商如何有钱,这个时候你就跟他诉苦如何难成本有多大、贷款没下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刘宏“鬼”主意最多老提醒我,姚子你要有事一定提前说老胡能理解。有一天我去兴华办事,胡总提起东城园林的局长换届了,天燃气施工占绿地不用花钱呀,这不就增加费用吗,我大概的和胡总说了一下情况,正好刘宏走进来,因为这事胡总把刘宏批评了一顿。我也明白有的人见缝插针,推三阻四的。就说雍和宫项目的事吧,相关部门的负责人通过各种渠道想来接触他们,也能遇见不着调的人,到喝酒成为朋友的时候打电话能办事了,我觉得这个朋友可以实实在在的交下去,不管人家地位有多高。

燃气工程进场要占二环园林绿地施工,我就给东城交通支队的邢队长打了一个电话,当时就把东城园林赵局长约到了现场,赵局长和邢队关系不一般,占用绿地一分钱的补偿费都没提。因为邢队是主管东城部分区域施工手续的,占道、断路、围挡开门离不开他,政府职能部门也有工程所以特别给他面子。为了德隆会馆项目院里有几颗树,我就约邢队和赵局吃饭,邢队说了到时我做东你去就行了,别老破费了。不管人家的话是真是假我听了心情当时特愉快。

当然了,有时候也发生别人捡漏的事。就是等你把事办妥了就有人站出来说话,有一次在食堂的酒桌上老板曾说了,姚子挺辛苦机会也多,就是干不好,总让别人捡漏,这样的事应验了好几回。

团结湖着了一把火,消防检查特别严格,雍和宫项目一直与东城消防支队管片民警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有一天被市消防督察组查到了,现在的消防法明确规定工地现场不允许明火做饭,当时就给东城支队拨了电话,支队的人也不敢怠慢,大约15分钟就赶到了现场。为此也给管片民警带来了麻烦,要处罚施工单位5万块钱,这事搁谁都会着急的,施工单位苦哈哈的如果定快餐也不现实,罚款更让人难,也害了人家管片民警。这就开始托关系找管片民警的领导,托邢队刚办完占绿地的事,托派出所所长担心过节要东西,最后托了潘冬很上心,一天一通电话打听怎么样了别让管片民警受到处罚,等了两天没消息,就决定必须找到东城消防支队的大队长,那天下午就去了消防支队,见到了管片民警只是说没办法,必须处罚5万好向市局交代要不然我会被处分的。

这个时候进来了三个人,其中有一位是东城消防支队姜处长,为了此事又拍桌子又瞪眼,施工单位建设单位统统处罚。过了一会儿就平息了,其中那两个人也正好出去了,我们就开始了谈话,应该是潘总托的关系起到了作用,我和老庞也不断的在向姜处长诉苦,处长听的不耐烦了就开始说话:“不罚是绝对不可能,你们认为该怎么办?”。我就赶紧抢话吧,罚五仟(最后定了1万)明天就让施工单位来办手续,当时处长就同意了,不管是谁的关系,我去办事了就知道欠了一份情,出了大门我就给老庞讲,和咱们拍桌子瞪眼是给哪几个同事看的,这就是人情世故。

去年夏天5月份左右雍和宫工地正是施工的大好季节,因为浅基础发现了地铁的顶板梁没有防水,基础工程不敢施工,因为东四站口因施工地铁漏水现在都没扯清楚,也不知道是谁的责任。为了地铁梁防水的事,就约地铁建安公司的人到现场核实,反反复复的折腾了七八回,每回都要换一个人来,其实他们就是没一个说了算的,也就是回单位不说实话,给我们造成浅基础施工滞后。信达的黄克飞主管此事的也不怎么出面了。真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到信达和张经理做了汇报,张经理委托我办理此事当天下午就去了建安总公司,办的还比较不错,建安公司的人立即就给运营总公司拨了电话,运营公司高工是个年轻人,看后我们的方案当时就给了批复,让我和梁工再去城建院让设计地铁的工程师签个字就可以了。为什么挺简单的事就是不给办呢?给了我一个深刻的反省,就是员工回单位不向领导汇报,有两种可能,第一,员工不敢负责任心里没底;第二,员工汇报工作的时候经常受到领导的打击。我说的如果没有道理,就请大家慢慢的悟吧……

再说说德隆会馆的事,春节前工程部给了我一个任务,就是让我不管用什么办法,按照现在会馆的平立面图制作一个木结构的模型,正好雍和宫有古建队伍,我就和施工单位说明了原因,当时也没有答应有一天我请客(之前人家也请过我),我叫了六七个人也有古建的经理,酒桌上无意中谈起了此事,古建经理说了让我做可以姚工咱两把这杯酒干了,痛快!端起杯就干掉了,牛儿大概二两左右吧。

我喝了酒有个毛病,第二天全身都是酒味,到公司上班也不好意思怕同事说我没见过酒似的。说实在话他也想介入这个项目,这回他就沾上我了,三天两头我找他,还是答应给做了一直到现在,我和他约定每做一部分必须给我发照片,经我同意后继续往下做。

过了些日子,我和江工到河北易县考察了一个古建公司,老板叫梅鹤,还有一个是田滢(经常联系人),他们会办事好吃好喝招待了一顿,第二天我们就回北京了,也和他们提到做会馆模型的事,当时答应的时候也不怎么痛快,到后来我才知道田滢是个中间人,找到古建项目就给梅鹤做因为各种原因也不太和气,等了一段时间也没听到做模型的事。我就约了田滢问问是怎么回事,田滢就把原因结果和我说了一遍,梅鹤觉得做古建工程在易县忒牛了,没有他不成了,我一听这事和田滢说,也别太为难人家现在做事都比较务实,再说也有成本,做这个模型也算是你们前期投标吧,具体工作你们再沟通,我想要的模型结构是很细的,做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再沟通。此事过后大概2周左右,田滢给我打电话说,模型做完了也运到了北京,也和朱大哥说了。我一想不对呀不会这么快吧,照片也没给我发过,既然拉来了就送过来我看看,一看心就特别的凉……

当时让他们拉走吧不太合适,但是我还是和他们把话说了,这个做的不行,你们应该到紫檀博物馆看一看,哪里有一个檀木四合院模型做的特别的好,再做的话和我多沟通,不沟通你们也不知道我的想法。送来的模型不但老板很生气,我也别扭。不过我意识到了,这个年代的人观念也变了,就是你别想空手套“白狼”。

“报喜不报忧”这是全社会的通病,去年人大会主席可能说了,明年的人大会各代表,啊,尤其是书记市长的说点实的,少来纸上谈兵的事。今年不一样了,我看了一份报纸,好像是河南一市长汇报工作全是实实在在的大白话,主席一听就急了,原来有这等困难的事为何往年隐瞒不报,这关系到民生国家大计,毛哥的江山就毁在我们的手里吗?诸位什么意思,不提原因怎么解决,只要我管你们就别想欺骗我……,不知是真是假开个玩笑。——
http://haodongdong2009.taob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