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iet_pepper
harriet_pepper

TO MY DEAR SISTER

致吾妹:
      你不会看到这篇东西,没有一个朋友知道这里,除了我自己。

 

      其实她不是我妹妹,只是我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真正的朋友。今天早上十点半的飞机,她去美国了。我感觉我的世界从此崩塌了。

      最近一直在哭,情绪不正常,时好时坏。有可能是考试没考好,最大的可能,还是她走了。

       我们是进了初中才认识的,其实算第一个认识的吧。

       当时怎么可能想到这友谊会延续那么长时间,还那么的深刻。其实回想起来感觉挺不可思议的。

      我刚入学的时候,不受老师待见。我到现在还没明白为什么。她是班长,我是副班。而我在小学当了四年的大队委员,站在某个巅峰太久时间,突然间的跌落让我束手无措。所以我和她,一开始就不好。

       我不知道我是否一直带着名为友好的面具和她交谈,打闹,嬉戏……

      只是内心里,一直有一根黑色的小刺儿,我用尽全身心力去恨她。因为一切的风头都被她出尽,而我在幕后做着不为人知的辛苦劳力。我是副班就却干着班长的活,是我自己太贱了吧!

     但,她是很开朗快乐的人,不会知道我内心的邪恶与黑暗。有可能正是她的正面力量,才让我那么爱她。

    她有来我家住过,我和她躺在床上聊着彼此。那时候,我是否已经卸下全部心防,欢迎这个新朋友了呢?我不知道,我已忘记。我只记得,我们俩在彼此眼中的倒影,顺和着窗外的月光,是那么的明亮。

    我想我那么需要她的原因可能是,这个世界除了我的父母,只有她会真心诚意地夸赞我。我需要她。只有这种掌声,这种赞扬,会让我觉得自己是存在的。很可能是从小就是众人的焦点,我不习惯扮作小丑去博得那些我所谓的爱着的人们,我应该是个统治者,而不是大臣。

    我实际年龄比她小了几个月,心理年龄比她大了7岁。

    所以我们是姐妹。

    我是心高气傲的姐姐,而她是活泼可爱的妹妹。

    我们如同双生子一样,为对方而创造。

    我曾经以为,我帮她完成一切学校布置下来的事务,当她离开我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傀儡罢了,在我带着这种黑暗阴郁邪恶的心情,带着友善的假面去帮助她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在我心里也刻下了印迹。

    我没了她也会无可适从。我检查眼保健操的时候,感觉少了些东西。而当我考试时,看到了同排空着的座位。没有人会知道我内心的痛苦与难受。

    我因她的离去,在夜深人静时,独自凝咽。

    生活中没了她。我很不安。

    我拿起电话,手不由自主拨的是她的号码。打开手机通讯录,出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她的。可我已经没有办法再次和她用电话聊天。

     我和她总在写作业的打电话互问问题。

     她要走的前几天,已经不来学校上课了。而我每天都会打电话告诉她学校里发生的趣事。因为我终于明白她的重要性。

    I KNOW HOW IMPORTANT SHE IS FOR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