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yongji
hongyongji

艺术与金钱:漂泊的波希米亚人

2012 很近了
我只是在争取我在世界末日之前至少要拿到Gesang的Diplom
其它的事情就按照平常去做即可
我只是关心外星人是否喜欢歌剧 或者Lieder

在这个圈子的人对我说
你可以做其它的行业啊 做歌剧演员实在太悲剧了
金钱 名利 婚姻 甚至基本稳定幸福的时刻都是遥不可及的
而我的悲剧就在于 我连悲剧的前提都没有开始
我太晚涉水 但是我很努力地在还没有学会游泳的时候开始潜水
因为我知道错过这个村子 也许下一站连个窝窝头都买不到了

L老师对我说 除了上集那个女高音的故事
还有个男高在获了个大奖之后悄悄地说 终于有钱可以搬家了
其实我来比赛就是为了挣个汽油钱
之前他在某个歌剧院的opera studio, 月薪不过480欧
在我们这个只用金钱和权利来衡量一个人价值的国度里
什么艺术家似乎都显得很渺小
连诗人手稿烧出来的火花也显得如此地渺小

有人问 古典音乐还有未来吗?
我坚定地说有 当年电影行业也受到了电视行业巨大冲击
可是如今电影行业不仅活下来了 而且活得很好 还带动许多科技与产业的发展
同理 没有任何声音形式能取代巴赫 贝多芬 莫扎特 或者勋伯格

你想不想扎在这个堆里 完全是你个人的水平与造化问题
哪天我成不了歌剧演员 那是因为我没有到达那个年龄应有的功力
而不是我想放弃了 艺术无止境
但我如果能力不够 我也愿意把我的能力嫁接在新一代身上
离开德国的毕业生通常给自己的借口不过是我的性格不适合留在德国
而为啥他们不想想他们曾经好好学过德语英语没有?
曾经看过一本德语版哪怕中文版的诗集没有?
这些也不过是成为一个职业音乐人的最最基本
何况是每天几个小时的高效职业训练

Profi然而本意是可以靠自己的技能赚钱
如果一个人不能拿手中的一把小提琴拉出钱来
那么他也不能称自己为专业的提琴手
当然我从来没有看好LL同学
我认为他甚至在糟蹋他的Piano heroes
但是当我知道邓泰山到了Stuttgart演出时
观众连三排椅子都没有占满 不禁觉得可惜
由于缺乏必要的商业手段 好的音乐也难以推广
但是令人啧啧称奇夸张的炒作行为
却误导了大众对古典音乐的审美

艺术家真是令人艳羡的职位
今日欧洲明日南美地到处飞翔
不过我却不能称他们为漂泊的荷兰人
因为荷兰人是世界闻名的贸易天才
假设每个真正的艺术家都能懂得正确评估与推销自己
那连世界经济格局都要改变
可惜大部分人也都只如La Boheme里面的主角们
今朝有酒今朝醉 有了希望却又没有能力挽留它们
可是Paradox的又是 假设他们掉到钱眼里面去了
他们艺术家身上的那层铂金又会很快褪色!

艺术与金钱诚然从不对立
但是引用经济学substitute good 的定义来形容两者
不知道确切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