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anna

lilia在看俄罗斯留学论坛,就跟我说起以前上学时候的事,想起来曾给我们带过课最后还给我们当考官的anna。黑头发大眼睛其实长相很甜的anna曾去我们学校当过交换老师,结果短短几个月老公就跟人跑了,这也是我们怀疑她脾气不好、总朝我们发难的原因。 


结果最后忘记是文学还是口语的考试,因为一班也就我们四个学生,所有考试都是在一间大教室里一对一进行的。当时我坐在教室中间最靠北面窗户的位置,她布置好题目,说让我准备一下,自己就先出去了。 



我想好了内容,也不知道要干点什么,忽然想到包里装着来前小丁说为了防止不安全送给我的防狼器,心想这都要走了,还从来没用过呢,就拿出来在那研究怎么打开。捣鼓半天弄开,火力还挺强劲,雾状的喷雾还有一点点味道,嗯嗯,还好用,剩下的就先留着吧。然后就收起来继续等anna来。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anna一打开教室门就给顶回去了,然后强忍着又走回来,跟我说什么味道?我还假装镇定,说没什么味道啊(关键我自己确实是没闻见什么受不了的味道),她就说不对,就开始到处找,然后跟发生火灾一样地严肃,把整个教室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一边开还一边剧烈咳嗽,小白脸迅速涨成紫红色,然后跟我说,不行了,这个教室有问题,咱们赶紧走。


我一看这架势,也不敢瞒下去了,就说我刚才就是玩了一下这个,可是我没什么感觉啊,她拿过去瞅了一眼,很没好气地直接给我扔楼下去了……


开窗散了好半天,又开始继续我的考试,整个过程anna的脸都是臭的,尽管我也道过歉了,可是最后成绩出来我还是毫无悬念地得了个最低分(好在是及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