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我替小车来听你的演唱会

放假前的最后一天晚上,小铭弄来的演唱会的票,和公司的五个姑娘去看,虽然做了充足的准备,可是到了现场还是感觉无比的冷,真羡慕那些穿着羽绒服的人啊……
听孙燕姿唱遇见,唱第一天,看到她那毫无心机的灿烂微笑,又一次觉得她让人那么喜欢真是太有道理了。
因为参加演出的人太多,几乎每人又唱了3-4首歌,结束时已经11点多,错过最后的加班车,和谢姑娘走了一段路打车。遇见一个想拼车的出租,还价之后就上了车,司机跟前面那位乘客说,拼个车吧,怎么办啊,俩小姑娘这么晚了又打不到车。接着沉默了五秒钟,又说,哎,我拉你俩这趟这点钱真不上算啊,要不你俩还是下去吧。……同为射手座的我俩,懒得跟这种人争辩什么,最见不得的不过就是这种又想立贞节牌坊又忍不住当婊子的人,立马下车又打一辆,打着表回去的一句废话也没有。
原打算从合成革小区里穿过去,走过一个小铁门不远就到了,也好让谢姑娘早一点回家。结果走到铁门那发现锁上了,栏杆又高,攀不过,绕到另一个并行的铁门去,又锁了,爬到一半发现鞋面太宽,根本踩不上上面的栏杆,又攀不过,心想着不管剩下的那个门开不开高不高一定要过去,坚决不再绕路了,所幸那个门虽然锁了,不过矮得很,不用三十秒就翻了过去,溜达着回了家。
九月的最后一天,或者说是每个月的最后一天,都让人有种世界末日要来临的感觉,仿佛这一天过后,世界又会变成新的样子。
也许,每天世界都是新的样子,也许,每天世界都是原来的样子。
有些人,走了就不再来,有些人,走了还会回来,还有些人,你一直期待他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