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暗恋那点事

暗恋那点事我叫榆野卯月,刚刚从北海道来到东京。这里的快对照家乡的慢,节奏适应起来还真不容易。搬家,入学,做饭,看书,习惯起一个人的生活。这个城市有太多没有根的浮萍,也正因为如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想象中来得疏离。不过,当我骑着单车穿过漂亮干净的街道,漫步在樱花飞扬的熙攘校园,不禁让我想好好拥抱这座城市。
同学问我为什么会千里迢迢来到武野藏大学,我突然变得支吾起来。这是我的一个小秘密,我封藏多时的秘密。武野藏,一个蕴含魔力的名字,我努力去看那本晦涩的《武野藏》,仿佛如是便离梦想又进了一步。刺眼而迷离的日光下闪过学长你弹着吉他的身影,如同钉在墙上无法取下的画。
我在武野藏堂遇见了你,那是你打工的书店。你能认出我或许算是个奇迹,所谓邂逅不过是自作多情的浪漫。即便当作不认识,我觉得开口和你说话都是如此费神,只能默默看你在我脚边忙碌地整理书册。在钓鱼社做练习时,同学问起我的八卦,我告诉她,有过暗恋,但被拒绝了。而我真正不敢让她知道的是,我还不曾和你说过话。我承认我比想象中还要缺乏勇气。
你居然认出了我,虽然在你的记忆中我不过是张模糊的脸。对你而言这真是个意外的巧合,可巧合的背后是我对你365天的念念不忘。

- “你很出名啊。”
- “是吗?”
- “对我来说,是的。”

你此时也许为一个陌生女孩的话感到好笑,但我欣喜的是我终于对你说出了积压了许久的话。感谢那场匆忙而至的倾盆大雨,赐予我这个机会。撑着从你那儿借来的红雨伞,我不禁笑了,成绩平平的我,能考上武野藏大学,连老师都认为是个奇迹,而我要说,如果是奇迹的话,那就是爱的奇迹。


《四月物语》是个情节极容易被遗忘的故事,琐琐碎碎的并没有一个有头有尾的完整故事在里面,我却一直记得松隆子从书店出来,撑着红雨伞走在雨里的样子。她的心情,怕是只有暗恋过别人的人才懂得。恋得一定要无声无息,满心欢喜却能够不动声色,主动告白的那种不算。
暗恋也是一种病,病久了竟然会上瘾。
我至今还记得,高中时候趴在四楼走廊的窗户上,看见他穿着格子衬衫走过的样子;记得每次课间操都刻意跑到队伍的最后面,以便站在他附近不远处看着他做操;记得走廊上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一抬头那个让心砰砰跳的对视;记得每次语文小测验不管对与错都当全对的留下他的试卷,练习他写“海”字的时候那个特殊的笔画……当然也记得毕业的时候怎么认真紧张地写了封信给他,又怎么在同桌的打击下默默地收了起来再也没拿出来过。
暗恋,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不为察觉地完成一次从一见钟情到没有结局的结束。不带任何目的不要求任何回报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喜欢,伴随着一丝落寞,伴随着一些坚持,贯穿于整个学生时代。
也许此生做过最疯狂的事之一,就是临行前将那个男生家里的地址和电话超在纸条上就踏上开往北京的列车的时候,工作了快一年的时间,有找不到地方住过,有差点吃不上饭过,坚持买他就职的篮球杂志,尽管对篮球丝毫不感兴趣,每天睡前就翻开有他的那几页,看了又看,直到离开那座城市,却都没有鼓起勇气拨一次那个电话,在校内看着他从北京到香港,又跑去了东京。如果我再疯一点,其实东京也不远……只是连自己都知道,这种情感却是排除了真实的他在外的那一种,是在人生最美的岁月当中最值得去拥有的一种浪费。
lucifer
加百列传奇~2011-12-02 07:41:06
netcat
netcat暗恋总是美好的,因为那是你在自己与自己的恋爱。2011-12-02 09: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