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荷苑百乐门

最近正看《異鄉記》,就連現實裏,也迅速穿越回三十年代的舊上海。冷到寒毛直豎,哈口氣白霧也會在空中稍作停留才慢慢消逝的一月傍晚,拐過街角走進海邊的風情街,就有黑禮帽黑風衣的人迎了過來,黃包車,發著大公報的報童,賣香煙雪茄的女郎,石板路,羽毛扇上飄出來的彩色羽毛,紅唇,錦緞旗袍,酒杯的碰撞,人聲鼎沸,真真讓人回到了一走進百樂門就能忘記現實殘酷的歌舞昇平裏。荷苑百乐门荷苑百乐门荷苑百乐门荷苑百乐门荷苑百乐门荷苑百乐门一直站在二樓,不經意的抬頭,就看見這個人一直在朝我們這邊望著,一動不動,樓下的人縱情地跳著舞喝著酒,high到翻,樓上則是另一個世界,冷眼看著周圍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