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早晨出门前对门阿姨来敲门,跟大橘子要一位阿姨的电话,才有机会看看这个一直看着我长大、在我印象里很优雅很理性的女人。头发几乎成了银灰色,手颤颤巍巍拿着笔纸,说话很慢,耳朵居然也听不清我说什么。这才发现,是真的老了,岁月神偷,就是这么偷走最好的时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