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中午去解姑娘家楼下剪头发,因为还要等一会,就被邀请去她家吃饭,解爸解妈都在,弄得我还挺羞涩。解妈热情的给我盛了一大碗米饭,那个碗有我家1.5个大,对于一个吃菜远远多过吃米的人来说,真的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最后吃完觉得整个人都满了,跟好久没吃过饱饭一样。我有点理解为啥这一年大家看见我都说瘦了,感情我是真好久没吃过这么饱的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