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云啊云

云啊云云啊云周末去给姥爷姥姥下葬,去福山的路上,云好得不像话,像是哪个孩子把棉花撕成絮随处乱丢,近处的天是明亮的蓝,远处则淡成了水彩画,是用任何机械也拍不出来的好看,只能用眼睛留住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