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在家的时候,吃饭很少吃主食,遇到卖相好一点的馒头会吃一些,如果做了米饭,多少也会吃一些,一个多周没吃还会跟和平小抗议一下,所以我一直以为我是个饮食习惯更像南方人的北方人。结果,到了真让我顿顿都吃米饭的时候,就受不了了。武汉的米饭不仅又干又硬又不香,还根本没有其他选择。第一次这么想念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