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罗生门【影像馆】

有关罗生门的衍生意义,我总是记不住,看多少遍解释都没有用,直到看了电影之后我知道以后就再也不需要一遍一遍地摆渡股沟了。
我知道为什么这部电影放在电脑里一年之久我不敢打开去看它了,因为对情节的不了解,陌生的场景,来历不明而出现的人物,形成晦涩难懂的暗示让人刚看了开头就感觉再也看不下去。
不过也同样也让我知道,有的时候和一部电影相遇真的需要某个特定的时间,早多一点少一点我们都不会接纳彼此。
罗生门的事件时长发生在我们当中,同样一个事件,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状态和结果,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分不清谁真谁假。前几天老张和老孔的事情就让我们这周围的旧同事彻底郁闷了一把。这个诉苦,那个控诉的,无非是想让我们站在这一边力挺,挺到最后也许会有获胜的一方。可是对我们来说,则成了可能永远搞不清真相的观众,被俩导演拽来拽去地鼓掌或谩骂。
对于电影本身来说,黑泽明1950年拍摄的电影,在过了60年经历了影像界如此巨变的今天,仍然能够让人看到震撼,真是不容易。那从马上女人的脚踝开始缓慢而上,直到一阵风吹来掀起女人的纱帐的惊鸿一瞥,别说多襄丸了,连我都心动了;还有被绑着的丈夫背对着镜头看着哭泣的妻子,从妻子脸上的表情变化都可以想象到丈夫的眼神那种直透脊梁骨的阴冷;还有在多襄丸的描述中,拒绝强暴的妻子在挣扎当中望向天空的那一眼,高大的干燥的树尖在日光与双眼间摇晃闪动,一直看到女人松了手中的匕首,这和某些生猛的镜头忽然转成无声或慢动作一样厉害,甚至更加高明。
“明”字用英文写是Akira,把这名字加到杂志里,也算是别样的纪念吧。罗生门【影像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