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幸亏

calyu说,那天我迷迷糊糊的好像睡觉还是干什么来着,突然想起你来着,然后我就想咱俩好多地方还真像啊。自私自利没心没肺,不认识的人会觉得很容易接触,认识的人会觉得很矫情。朋友多,但经常记不起来联系朋友,懒,经常为自己的懒找借口,放纵自己,偏执,表面上胆大前进其实是深深怀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一般这样的两个人都好不到一块……

说这话的时候,我想到快高中毕业那会,俩人坐在那会儿还没被淘汰的小公车里面忘记周围一切地开心聊天,想起大学毕业最百无聊赖地回到家之后为了窥探某种可能而做的表白,想起多年后不见他小跑着过来的一个亲切的拥抱还有离开时迅速消失在十字路口的背影。
他是最后一年才转来的复读生,走读;我是几乎从来不和班里男生有交集专暗恋隔壁班男生的老实孩子,住校。
不知道那时候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

尽管说了一堆的毛病,这种直白和恶毒也只有白羊和双子能干出来,而他不幸就是其中之一。可是这样的了解,居然是建立在毕业之后的4年大学和近4年工作时间里用两只手就能掰算出来的见面次数以及平时近乎半年才聊几次的QQ。
对,你还给我寄过一次卡片,问我何时才能再相见。
也许,还是会好久不见吧,可是那距离,还是不过几张木头桌子的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