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小气的人向来都以最狭隘最阴暗的一面去想人想问题,就像一颗慢性却是良性的肿瘤,平时看起来不疼不痒,就在某一点处爆发,道理说尽依然不依不饶,他不是觉得这种解释没有道理,而是觉得终于你有一处可说道的“弱点”或者错误在他手上,以后时不时地可以拿出来说一说,以此为挟,甚是得意。这种人若是至亲,要帮他改,若是普通朋友,离远一点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