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花痴犯病了又【只是一个梦】

做过一个好梦的早晨真清爽啊~~
梦见大家重回毕业季,就是所有毕了业的同学又重回校园再毕一次业。
不知道怎么的,小静、双双他们都在,还有大学同学,涛姐也在,全混了。
涛姐拉我到一个一米多高的围墙处,带我翻过去,后面还有人吆喝,你们敢翻墙?!
心里OS还在说,关你什么事,姐小时候翻的多了,有什么好稀奇。
墙这边明明要下雨了,墙那边却好得很,是用操场改的很大的麦田,
我们就躺在刚收割完之后的小麦田上,地里软软的超舒服。
望完天之后又进到教室里,双双在放她制作的一首歌,全班同学每人一句。
小歌唱得那叫一个煽情,直到最后一句忽然变味了,我说这是谁唱的?
双双说是我……说是我在托木斯克录完传给她的,断断续续,一点调没有。
我说我传给你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结果也没人相信……
后来我就自己坐在下面发呆,小巍巍就从身后拿着他的大耳机,默默地坐到我旁边给我戴上,
里面只有一首歌,是当年真的毕业那一年他总给我听的那首歌(当然,当年也真的没有这回事……)
这把我激动的啊,原来他还一直都记得我嘞~~~
小巍巍,你在梦里都是这么内敛含蓄的一个小孩哦~(@^_^@)~
不知道你现在,过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