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周六和老王还有谢姑娘去看烂了舌头的汤同学,带了一壶鸡茸蘑菇汤,像这种探望受伤同学、慰问孤寡老人之类的事情最喜欢做了。木耳、杏鲍菇、火腿什么的切得细细碎碎的放进去,可是他还是吃起来很困难,倒是我们三个有滋有味的开吃起来,边吃我还边想,我们可真坏呀,当着不能吃的人的面一顿吃,这不是上门给人家刺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