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ayun
hulayun

祝好

祝好今天,杨杨出发去大连,从那里出发去北海道札幌,两年时间。
我们是交往并不深的朋友。08年公司培训的时候,他在台上玩篮球,下了课跑到我们那一间找同屋的济南女生玩。原来我们读一个高中,他高一届。热心地掏出一张名片,说他认识我们这一届的一个男生,卖casio手表什么的,需要可以找他。我接过名片一看,乐了,是我们班的同学名字。从此便记住了他。
最后一次去龙口南山培训,一帮同学去看南山大佛,杨杨、小熊还有我,撇开人群在金色的大佛下摆这种姿势拍照,模仿指示牌,带着一枝金黄的枯叶子一直走下山。他从潍坊调回烟台,加上以前烟台培训班的同学也总聚会,见面的时间就多了。和其他同学一聊天就说工作不同,我们更能聊到生活里还有点乐趣的事情。我们去海滨广场,夏天夜晚的广场有人声,却都感觉远远的,路灯照得路面一片金黄,有舒服的海风,他手舞足蹈兴冲冲地和我讲他如何计划自己婚礼的样子,然后又失落的说能找到心灵相契的那个人有多难。我们去看车展,人满为患,他絮絮叨叨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找车位,给我讲解每一辆他熟悉的车,性能如何如何,有什么优点缺点,讲得口干舌燥,事后和我说,比讲一天代理人课还要累。
我一直撺掇他赶紧跳出这个圈子,5年时间,就像在原地打转,诸多的不如意,让他在玩得开心的时候也忍不住想起来要叨叨两句。谁知道他走得更远。
札幌,那个渡边淳一舍不得离开的家乡,那个冰雪节被装饰得美极的大道像极了名侦探柯南中的某个场景,那个一想到北海道脑海里就看得见海岸、晴空和铁轨的城市,那个冬天有着过膝积雪和小木屋和美食的地方,还有藤井树大喊着你好吗我很好的小樽……
希望你开始更好的人生,这样的话却说不出口。5号那天最后一次见,送他小小的礼物,挥手拜拜,关上车门就离开,甚至没有等他发动起车子。
我相信,没有什么时间和什么地方是真正适合告别的。
待到两年后的哪一天,还是某个夕阳的傍晚,能看见你戴着黑边眼镜眯着眼睛笑着朝我走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