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tingrin
Huntingrin

回来看看

在点点混了一段时间,甚至去了他们的办公室,但现在反而觉得,这里比较安静。大概是因为VC的压力吧,点点现在急于增加用户,某种程度上,定位在大众轻博服务的它们似乎也耗不起。相比之下,喵友实在自由多了。

不太清楚喵友是什么人做的,等下查一下,不过如果是暂时找不到盈利方式依然保持低调实在值得敬佩。中国互联网有一个非常糟糕的问题就是,太多人太急于把它当成商品了,虽然商业社会未必有错,但是在把可可粉做成巧克力之前就急着卖出去,显然得不偿失。

我自己似乎很久也没有写东西了,放假以后,三次元的事情足以让人挠头,一不小心做的就是人生中的重大决定,各种鸭梨袭来,并且没有躲藏的余地。

说起来,这个时候二次元是最好的藏身之所,一边看着动漫,一边抱住膝盖然后默念:“不要逃避、不要逃避”或许会好受一点。原来看过许多人分析二次元和三次元的迥异之处,纵然是资深的ACGer,一样悲观到底,甚者更有一副殉道的面孔。诚然二次元妹纸不能暖床,但在艰难困苦的时候,她的一个微笑便可以治愈心灵。